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灯花夜X知月倾城】灯花夜尽月影斜,寒城倾年相思发【BG】

蓝溪阁第十区两大高手,灯城bg刷一发。


人名私设,其实我对网恋总有些悲观,但如果坚持,什么困难在面前都可以he的吧


龙套+涉三戏码,二设会多。所以可以只看第一段当作网游段子?

【元夜解灯谜,难解初月心。】

“倾城啊,那你过来吧!”
在怒而退出君莫笑的副本队后灯花夜,放缓语气这么说。

总被叫成知月的知月倾城对于这个称呼心里愣了一下,觉得这家伙果然是因为自己是个姑娘所以在调侃吧。习以为常的她手上也没停下,默默加了副本队。

副本结束,君莫笑退队。

“知月你一直望着那个方向啊?难道你……"

正觉得那几个打算让自己带着几个妹子使用美人计勾住君莫笑的太幼稚了吧,忽然看着灯花夜绕着自己跑了两圈。无语着的知月倾城觉得更加无语。倒也没多想为什么称呼跟着旁人改变了,决定无视掉对方,开始了自己的分析。

“知月,副本缺输出。”
虽然作为稀缺的女性,知月倾城总是被队伍抢来抢去,但自此之后灯花夜似乎找她也就开始顺理成章,越加频繁。慢慢熟悉后,她也终于算是有了自己的固定队伍。

“倾城…我缺个女朋友!”

小说到这里不应该都是“我心里/怀里也缺一个人”吗?
好吧,那样玛丽苏的情节,好像也不会喜欢。

知月倾城觉得灯花夜简直不解风情,毫无浪漫可言,这样一般女孩子都是不会答应的

不过她很快确认了,打荣耀的女孩子,果然都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比如,自己。
过去总是对追求思之甚多的她,对灯花夜的答应好像是天然而成,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只是对众人前后时灯花夜的不同称呼,还是有点心存芥蒂。如果喜欢,为什么不好意思呢?

一贯直率的灯花夜没有停顿地就回答了:“你这么冷静淡定的姑娘可不多了,要是被那些人注意到还倾城的话,我还怎么抢啊。”

……真是一本正经地在胡说八道啊!

“咳,倾城啊,户口本也缺个人。”

【秋蛾问灯语,常仪何占月?】

试探性地告诉父母,答案不出意料。

“不行!网恋能有什么结果?小心被骗了。打游戏?又没见他打出个什么名堂!能把你照顾好吗?”

程悦语塞。
确实,比起当初灯花夜叫自己去替他时的那位一波流副本时的君莫笑大神,他们的荣耀确实只小打小闹,不务正业。

“我怎么就没出息了!”灯花夜一开始也是一如既往的冲动,但被提醒了“她是我妈啊,你注意态度。不放心把女儿交出去不是很正常吗?”之后,也就平静下来了。

“阿姨,我行的!”以往总是急性子的灯花夜依着礼数亲自上门,这次选择了坚持。不,应该叫他邓烨华了。

程悦也坚持。

而现实再多的阻碍,终究还是不曾拗过坚持二字。

【花结春宵夜,巾盖倾城颜。】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灯花夜和知月倾城的婚礼是中式婚礼 衣服裁剪还参考了荣耀游戏里的,只不过婚礼自然用的是布料,造型也更加柔和。
他俩游戏中的好友三三两两倒是来了几个,不过自然没有那些蓝溪阁高层,毕竟只是打打闹闹偶尔玩一玩,不像春易老,蓝桥他们那样偶尔还和战队联系的上。
由于两人都是扫的原脸,竟然真得有游戏中结婚的感觉。

宽大的托肩两端耸起,让邓烨华看着格外令人放心,借鉴了圣骑士的服饰让熟悉游戏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随了当地的规矩,程悦身上挂着不少金首饰,把为魔道元素而撑了起来的裙摆的飘忽感,压了下去,但流烟之心的魔道项链还是吸引着邓烨华的目光。

“倾城啊……”
“程悦。”

手指覆上对方的唇部,固执地纠正了他。

总是想的很多却不轻易开口的程悦,其实也一直很在意,网恋,究竟是不是因为透过网络,才产生了那么一丝神秘,才忽略了那么一些缺陷,以至于分不清现实。
但生活就是现实,柴米油盐,甚至还要考虑吃喝拉撒,不那么优雅的一面总归要暴露在人眼前。
荣耀固然是让定情的羁绊。但,她想要的丈夫,不是爱的那个网游中的知月倾城,而是现实中的程悦。

【敲棋落灯花,对月邀影斜。】

真正在一起已经快七年了啊。

“商人重利轻别离,昨夜浮梁买茶去。”邓溪澄才六岁,但从小爱读书这点让本职是老师的程悦很是欣慰。但是对着茶叶罐念的这句诗却让她笑不出来,“妈妈,浮梁在哪里啊?你说爸爸也是商人,他也经常去那里吗?”

程悦摇摇头,敷衍了几句转移了话题,却在女儿转移兴趣后陷入了沉思。

她其实是南方内陆人,而邓烨华是G省沿海的一个经商家庭。似乎他的不少哥们都是主张女人就该呆在家里的,邓家父母也这么想。但烨华觉得她远嫁而来已是不易,愿意让她随着自己的想法继续当着老师。

溪澄是个女儿,家里似乎也不是很开心,但是邓烨华笑笑说喜欢:“肯定和你一样倾城啊。”不过程悦自己也知道,邓烨华想要个硬气的儿子,连名字都想好了,蓝溪阁在神之领域的驻扎地溪山城的溪山。

可是,在长长的假期里,不那么忙时,她也会偶尔,时不时地,不经意间地,察觉到内心的孤独。

年岁增长,对游戏的热爱早已淡却。邓烨华也开始专注于接手过的事业,别说游戏,甚至都渐渐开始难以着家。

这时候,两个背景,喜好,职业完全不同的人,连最后的共同话题似乎也已经慢慢消磨殆尽。她开始惶恐,开始不安,坚持,少了最初的激情之后,能坚持多久?

“你最近是怎么了?”一天疲累下来的邓烨华,看着又一次情绪低落冷言冷语的程悦,有些莫名火大。纵使这些年商场打磨下来,他脾气其实还是有些冲。

程悦听了自然也是不开心,鸡毛蒜皮吵了一通最后淡淡说了一句:“我们俩也没什么时间在一起,你不知道我怎么了也正常。”然后静静地回了房间。

冷战,这是她最擅长的事情。脾气大的灯烨华总是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使不出力气来,分外憋屈。

但是这次,她没听见丈夫在客厅有什么反应,甚至于转身前看到了对方脸上的一丝失神。

是错觉吗?之后的邓烨华好像事务少了许多。

【孤城犹花伴,单骑奉月光。】

总算放学,肩颈有些酸痛的程悦摸了摸喉咙,好像可以缓解有些沙哑的嗓子一样,掏出钥匙,推开门,却看见暗如墨漆的室内。

正疑惑和沮丧,想要开灯给自己一丝温暖,却见橙黄的烛光慢慢腾腾地摇曳起了光芒,映照出丈夫和女儿的脸庞。诧异和触动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在一起十周年!嗯…不知道女孩子中意什么,问的细女。”邓烨华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摸了摸脑勺。

“我已经不是女孩子了。”程悦无奈地关门走近,“还有,这时候能不能不毁气氛啊。”她也不再是那个把吐槽都埋在心里的人,毕竟眼前的两人是她现在以及以后生命中最亲密的人了,有什么不能说的要埋在心里呢?

谁知丈夫的神情竟随之格外认真了起来:“如果是在商场上,我也会逢场作戏地装装样子,但我从来都不想骗你。倾城,我知道你更喜欢我叫你程悦。但无论是哪个名字,哪个身份,你都是我户口本上的人,谁都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谁。虽然我喜欢你的冷静,但不冷静的那部分我也希望属于我。所以,难受的时候不要再憋在心里,想我的时候就打个电话告诉我啊。”

“……谁想你了啊。”程悦无语,嘴硬着,喉咙却有些哽咽。

“妈妈,能吃蛋糕了吗?”不满被父母无视着的邓溪澄扯扯程悦的袖子。

程悦收住了情绪,一如当年的淡定自若,笑了笑:“嗯,一起吃。比谁吃得多,我可不让你啊。”

夜还是深了,拉上的窗帘外边透进了一缕月光,照在蛋糕上站着的圣骑士灯花夜和魔道学者知月倾城上,还有中间一个小小的精灵。

上面写着的,却是三人的真名。

还是荣耀里的样子啊,程悦吃着蛋糕想。

但,现实和虚幻,不同的背景与人生轨迹,又有什么妨碍呢?

摸不着的感情流淌得那么真实,像五彩的线把完全不同的人织在了一起,一旦交汇,再难分离。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