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我眼中的于锋

 @逆光_ 评论区打不下那么多字不好排版,我直接写一篇我眼中的于锋好了,作为一个语死早,三言两语真是说不清……


    于锋,这人像很多全职人物一样,不好打绝对化的标签,甚至比一些角色的标签还要弱,因为就是我们生活中会出现的那么一种人,有些复杂有些说不清。一定要形容大概就是:很现实却也善良,热血却多思,现实却浪漫

    正因为不那么分明,我对他的感觉也不是一直那么分明,第一遍读是性格还不错的路人,第二遍觉得是能理解其他人并做好自己的人,第三遍不那么喜欢甚至觉得他对察觉他人纯粹的善意甚是提防(后来理解了),第四遍才觉得,真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另外也是我很喜欢的那种积极向上有目标的人。


    首先,第六赛季出道在蓝雨,百花孙哲平正好同年在他出道前退役了(这个退役有时间不清晰的地方,姑且认为比赛中退赛退役,赛季结束正式宣布退役吧)。然后一方面锋芒慧剑崛起,同年即夺冠,一方面百花缭乱单号撑局,落花狼藉很快淡出视野,不同于其他职业,新旧狂剑实在欠缺一次交锋或者传承来完成接替

    我认真思考过很多私设里他是孙哲平粉丝的可能性,最后结论还是没体现。当纯私设吧。不然真影响我对他后来转会原因的看法啊。不过真是的话,想想还是挺可爱的。

    出道即拿下冠军(作为轮替选手)。这也是后文他转会的铺垫,对冠军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执念了,如果真还要有什么执念,恐怕也是——想要一个充分打着自己标签的冠军。


    希望得到重视,再正常不过的情感了啊。这不是什么拿着虚名的炫耀,而是自己的发挥充分得到体现与肯定的荣耀。

    可是喻文州黄少天的光芒(原文尤其刻画了他和黄少天的)之下得不到才华充分展露,被人关注的机会所以转会。

    说到他在蓝雨的重视程度,这我想提一下:于锋是蓝雨当时毫无疑问的坚攻手毫无疑问,但是蓝雨双核不会出现为他打造的第二对组合。很多人跟我说他和郑轩试过繁花血景,其实没有。如果真能有这个机会一试,于锋在蓝雨的地位也不止是第三交椅了。暂不提步枪的枪淋和自手的百花打起来不是一个风格以及百花式打法的实际操作性问题,且看下面:

  “如果他能和于锋中和一下的话就好了。”黄少天说。  

  “那样会怎样呢?我们队里出来一道繁花血景吗?”喻文州说道。黄金一代的选手,对于繁花血景那也是影响深刻的。第三、第四赛季,正是繁花血景达到巅峰的时候。黄金一代可都是经历过繁花血景洗礼的。  

  “谁知道呢!”黄少天说着。

    谁知道呢!因为没有试过才不知道。如果他俩真得能综合,蓝雨会不会一试不得而知,但是就此处的语境而言,没试过。真试过的惋惜,不会是对黄金一代经历繁花血景洗礼的回忆。当然了,后期进入百花后对繁花血景的研究,与之后放弃的理由,也看得出来以前没这么深入了解与尝试这种配合。

    然后再一提蓝雨的排兵布阵:

    之前描写过的比赛,全明星的于锋第三人位置还是很稳的,单人赛派他出场希望保下一局(你轮回熟也不多说了)。团体赛很出乎意料地,宋晓直接替换郑轩上场。说明宋晓第六人一般不会这么做。之后的比赛则基本是郑轩和黄少天打的配合,替换坚攻手位置的小卢跟上喻文州,治疗跟一边辅助。

    再呼应前文喻宋于的三人合作,可能于锋和喻队打的配合会多一点。然后虽然是坚攻手,但是蓝雨是偏向均衡型的队伍,战术上不会那么一味强攻。


    所以,蓝雨对他也不可谓不好,不可谓不重视,只是不是他期盼的那个程度的重视。这么一说有点残忍,但第一狂剑,全明星前十的他会这么期盼倒也是合理的。

    锋芒慧剑,岂会不想锋芒毕露,剑斩来敌?

    他依旧深爱过蓝雨(但远不及张佳乐对百花,原文提过。而且他还因为羡慕,做过蓝雨粉也那么恨他的梦……),在蓝雨的时候就全心竭力为着蓝雨,在转会后也不会把过去当做敌人。后来喻队起哄刘小别的时候他也会喝彩帮腔。(还挺玩得起来的。

但,

“可是这样的话,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

  算过去。 

  蓝雨对他,已是过去。”

  这句话我若站在蓝雨粉或者黄少的角度来看,当然也会难过,事实上我也实打实地难过了。

    但看看全文,过去一词上千次的出场里,似乎总在告诉我们,过去只是过去而已,再美好,也只能是美好的过去而已。无论叶修,张佳乐,孙哲平,方锐,孙翔……不断改变着的,无论上进与下滑,过去都是不得不抛却的。于是于锋的这个过去只是被收留做回忆,拿得起也放得下。

PS:蓝雨的经历除了是美好的回忆外,还给了他颗蓝雨选手人人必备的大心脏(第四声),以及——良好的垃圾话抵御能力。哈哈哈哈哈不是黑。

    也许在不适合的时候,有机会的时候,有些人会回来,比如肖时钦回到雷霆。但于锋不是肖时钦,百花也不是雷霆。因为他同样也爱着百花,并且,百花后来给了他想要的期待与关注,合适的机会。


    来了百花之后,哪怕第一年百花粉一直关注张佳乐,于锋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百花人,也还是站在百花的立场想一切问题。甚至站在百花粉的角度看待事情:他当然可以有足够的理由理解赛场上的张佳乐,并一样做到那样对旧队不留情面——这是职业选手的基本素质和一个负责的人应有的人格。

     但他却感受到了百花粉撕心裂肺的痛。如果光只是看到,不用说,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然而让我其实很羡慕(你懂原因的)的一点是,他竟然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共情。

下面是你提到的全凭一腔热血:

    机会?

    此时于锋的心中,却全没有这种念头。

    他挺身而出,全是一腔热血。

    他听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对话,斩断过去,就要用这样的方式吗?于锋非常不认同,他甚至觉得愤怒。因为他身处百花,所以比旁人更了解张佳乐对这个群体意味着什么。所以当张佳乐最初向百花玩家假意拔枪相向的时候,他冲出去维护了。不只是为了张佳乐,同时也是不想百花粉丝受到这样的痛苦和伤害。

    结果这时跳出了一个再睡一夏。

    真实地,残酷地就要用这样的方式和百花粉告别。

    于锋完全不能接受。

    他挺身而出,并没有考虑任何后果,他只想做到他眼下所能做到的一切,大概只是战斗了……

    果然很难对付啊……

    百花引入于锋,也是想重塑繁花血景,这个打法,于锋当然做过很多研究,看了无数遍昔日百花战队双花组合的比赛录相。所以此时他比其他人都要确信,眼前这个狂剑士,真的是昔日第一狂剑孙哲平。

    而当将他真实地置身于繁花血景时,他也发现,这打法,果然很难对付。

    我恐怕不行了……

    看到生命直垂到底,于锋深叹了一口气,他对百花的守护,也只能做到这地步了。最后一丝生命,就彻底燃尽吧!


    离他最近的于锋当然看得更清楚,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对他未来前程很好的铺垫。但是此时此刻,热血翻涌,他只想阻止这一切继续发生下去。可是面对汹涌的百花谷人群,他们能听他的解释吗? 


    这段看来,他其实可以理解张佳乐的行为,也不希望他被误解意图,但他也坚决地不容许百花粉收到伤害。(而且写完后突然意识到一点:张佳乐所无情拒绝的,正是他期盼已久的百花粉的关注)。此时此刻虽然按照他对在百花地位的需求,百花粉对张佳乐从此没有念想对他而言是好事,他却愤怒了。这就是我看到的他的善良,他的正义感——他对于百花会想守护,对于百花粉会想保护,甚至对于张佳乐都会在了解想法后想要维护。所以又想到了他和小楼一战时虫爹所言,狂剑士是荣耀最爷们的职业,从他对责任的担当来看,从他对认同的事物的保护来看,他确实够爷们(按照我们昨天的聊天而言,这大概算男友力Max)。

    然后说来百花之后的一些转变吧……


    于锋对黄少天那场比赛,被评价为来百花一年后进步很大更出色了(原文不去找了……好累,默写大意好了)

“或许是队长的职责,让他更有勇气,更有担当了吧!”


    以前暂且不提,现在的于锋不再是不少粉丝认为的“不该得陇望蜀,就该老实地当着蓝雨的三号人物”(大意)。百花队长的职责他实实在在地扛了起来。

    其实处理队长这一职务的过程中有参考喻文州来着,这也是他的蓝雨烙印之一。不过他很快发现,百花不是蓝雨,情况截然不同,并且一度在想百花是不是有些消沉?这种想法在对轮回的战局中纠缠一番后彻底消失了。这两个战队相比,百花年龄上总体是略年轻一些,之前的战队历史文化(忍不住用这个词)也是受过不少伤且有过压力的笼罩的,但是在他带领下的百花,每个人也都积极努力着,并最终通过某些胜利和失败达成了一个充满希望的状态。


    百花开局十分糟糕,这和于锋的情绪受到了打击不无关系。好在后来他振作起来。作为一个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并不会只指着天上掉馅饼,他有拼搏的斗志,他要用自己的努力,扭转百花粉丝们的心态。

    于锋的状态一天天回升,和队伍一天天默契,百花的成绩终于被他带上了正规。但粉丝心目中的那团阴影,割舍不掉的弹药专家阴影,始终存在。

    就因为这种情绪,实力未达一流的邹远和他的新弹药专家花繁似锦居然可以被百花粉顶进全明星阵容。

    于锋的心里并不是滋味。因为他意识到,如果有一天,邹远的实力达到真正一流,那么他于锋和他的狂剑士,又将沦为老二。

    于锋不想当老二,他要用他的狂剑,来捍卫他想追求的一切!

    值得一提的是,他对邹远在百花的地位,前期(至少到再见繁花血景那里)是有所忌惮的。这并不是说排挤什么的,而是对自己地位的不确定感。虽然一开始刚到百花时,邹远很快就放心地移交事宜,但是邹远不争不代表百花粉就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弹药专家身上。还不算一线水平的邹远已经能被百花粉推进全明星,而搭档的发挥又越来越出色……但于锋这一次和在蓝雨的情形不一样,他有不一样希望(邹远不是喻黄那样的天才)有不一样的心态(既然选择来到了百花自然是要不负这个选择,从前期的苦闷中走出来后就振作精神了)也有不一样的背景(邹远也确实不打算要这个地位上的第一),因而选择了去自己争取这个第一

    哦,对了,昨天谁和我说再见繁花血景邹远在旁边看着来着……后来看轮回出场的时候确实发现第九赛季几乎所有战队都没夏休,留在战队来着。那么那一次于锋单人上去阻拦繁花血景,也足以体现百花对他核心地位的全员支持,这样的队内力挺,包括朱效平这样的对张佳乐的不满和对于锋的欣赏(原文转述而已,各位不要找我麻烦),足以让他安心,所以他需要拿下的,是粉丝那道关卡,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如果于锋选择退缩选择离开,那么他就不是上文我们看到的那个爷们的狂剑士了。


到现在,两人都不会再迷茫,他们要用他们的方式,超越前辈。开创属于他们的组合。虽然现在外界普遍还是将他们这对搭档称作繁花血景,但是他们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专属于他们的名字。

    又见再现繁花血景,孙哲平的评价是,如果要再现,于锋还得再努把力。但是于锋干脆就没有这么选择。私以为,从于锋角度来看,不是他不努力,而是他也许并不会喜欢这样的重复。他是要当第一的人,那为什么要去组第二个繁花血景呢?但是,放弃繁花血景,从来不是一些人所言:“他不想做第二个繁花血景,所以不要新繁花血景,不要狂剑和弹药的组合。”(何况于锋放不放弃这种组合撇开不谈,百花都明确了不会放弃弹药专家,邹远也是个“不会放弃的人)他们只是决定了选择一起打出另一个风格,然后,“超越前辈。”

邹远想到俱乐部一开始给他们两人树立的目标。现在看来,完成的只算凑合。繁花血景那种需要心灵相通的打法,并不仅仅需要技术,和选手的性格也大有关联。很遗憾,于锋不是孙哲平,他也不是张佳乐。他们两人,始终无法重现昔日的繁花血景。他们只能用属于他们的方式,也打造一对狂剑士和弹药专家的组合。

    这一段从邹远角度来看,他们两人不能组成这种组合还有了另一个解释:技术也许过了关,但是选手的性格不过关。很遗憾之后的那句话彰显着每个选手的不同点导致的繁花血景无法复刻。模仿?邹远在第八赛季就已经试过,还连性格都模仿得很像,只是那不是真的他,而是表演出来的张佳乐。正因为是表演,所以不能把自己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而狂剑士呢,虽然都是爷们的职业,但就像你所言的那样,于锋和孙哲平不一样,孙哲平很多人说胆大心细,我看来也是随性却理智,而他,虽然我说他“现实”,但这样的现实其实是浪漫的,追逐着自己梦想而言的。他那些和自己目标不一致的非理性行为,也是因他的正义感和热枕之情油然而生。(为何我总觉得狂剑士都是文艺青年,救救我)。

    

 一场比赛,留给了他们很多个如果。

  而这些如果,对于此时的百花来说。象征的却是希望。因为他们会有机会,会有条件,将这些如果变成现实。

  “明年,我们再来!”于锋说道。

  “再来!”朱效平不拍大腿。该挥拳头了。 

  “再来!”所有百花选手纷纷郑重点头。 

  拼命杀进季后赛的百花,首轮两回合比赛便结束了他们的季后赛之旅。他们遗憾,他们不甘。但是于锋觉得,这些恰恰就是他们的收获。因为遗憾。因为不甘,他们才会更有变强的动力。如果对手的强大。让他们感受到的只是绝望的话,这支队伍,又怎么会有再战的勇气和信心?

  能有这么一场比赛,能有这么一帮队友,真的太好了!

  于锋想着,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有无比光明的未来,就在不远的明天。

    最后附上原文,他不后悔他所作出的决定。百花的未来,在他眼中一片光明。有如果,就有将来。百花当下氛围里的每个人,而不只是一个人(包括第一场比赛就被狠批的17小将曾信然,过去人体僵直的丢脸都能成为一种正能量的鼓舞。一度在压力前消极的朱效平,又能再扬起斗志期盼前方。)都值得他想要留下去,也吸引着他留下去。(你明白我为啥要加这句吧……简直要疯)。

评论 ( 16 )
热度 ( 108 )
  1. 连逝吟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乐乐的十五个柚子吟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