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光义X楚辰】刺客和牧师的潜在话题(断河殉情组吃吗)

  • 本文只是篇恶搞安利,如有雷点,纯属LO主脑洞大。

  • 觉得光辰比义辰好听。由于霸图的汉子不能在下,所以我放弃了辰光圆珠笔的魔性CP名。其实我想叫他们断河夫妇。

  • 不写完没心情写别的,所以烂尾了,无视这篇吧。


    百花刺客选手周光义最近很心累。


    这还要从周光义第一次看到莫楚辰和他的傲风残花名字的时候说起了。

    当时——他以为这会是个妹子。

    “女孩子叫残花多不好啊?”周光义那一瞬间,还皱眉为陌生“姑娘”忧虑了一小下。

    不过作为霸图的汉子,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了基本原则,并没有对妹子产生任何非分之想:我又不是某庙的。

    至于后来转会百花后才发现残花的真谛是搞残他,以及蓝雨人提起兴趣的对象未必是妹子,就是后话了。


    说到转会百花,其实离开霸图时,周光义的心情还是颇为复杂的。手里拿着账号卡,回头望望大楼,不由得百感交集——当年前辈曾经拿着同名刺客角色惊艳地一击必杀一叶之秋,帮这支战队夺下最璀璨的荣耀,让人们提起霸图的那一冠就会想起季冷。所以随之接手这刚刚登顶的角色时,他以为,自己会就这样一直待在霸图,带着这张卡拼完自己的职业生涯的。

    可谁曾想,今天他也会面对这样一个两难的抉择:留下,还是更多的上场?很显然,比赛的机会,是他与很多职业选手加入这并不总是那么赚钱的行业的根本原因。

    所以上路吧,虽然曾经的记忆在那里绝不会忘,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不能忘的、精彩的记忆呢。


    百花缭乱跟着张佳乐去了埋着他出道后的四年青春的霸图,而他却带着季冷去了还对张佳乐念念不忘的百花。周光义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


    不过到了K市他才发现,念念不忘的其实是百花粉。百花战队其实已经随着时间的流淌和战况的逼迫,渐渐走出了笼罩他们的阴影。而他到来的时候,他感受到的也纯粹是活跃的欢迎气氛,并没有因为他所到来的战队而联想万千,伤神不已。

    不过——这也太活跃了吧?

    习惯了严肃的霸图,还真有些不适应活泼的感觉。但瞅瞅从更活跃的蓝雨来的队长,周光义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说了也没用。

    不过除了一个人——莫楚辰。

    这个偶有耳闻的健气少年出乎意料地满脸严肃,双目直盯周光义,让后者联想到队……前战队队长的脸。强烈的反差让他不由得心头一颤,还是惊恐的那种。

    然后,少年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脸,忽然诡异地破功一笑,笑得周光义更毛骨悚然了。却见少年开合着他薄薄的嘴唇,说:“姑娘好啊。”

    姑——娘——好——啊——

    这……不是当初莫楚辰进职业选手群时自己的话吗?此刻周光义放佛听到无数乌鸦飞过,哇哇地叫着,怪笑着跟他说:叫你当初嘴贱吧!

    张副的话果然没错:“说话做事前一定要调查清楚,不能乱发言。”今天这就是不严谨的报应啊。小白的话更没错:“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牧师。”指不定哪天就成了你的治疗呢?牧师报仇,就是十年后再放生你也不晚。

    这还没入队呢,就得罪了自家治疗,周光义不由得为自己点了一排蜡。不过他可是霸图出身的汉子啊,这事可不能怕!一如既往,强攻拿下!

    嗯,好像哪里不对?管他呢。


    话虽这么说,莫楚辰的治疗还是非常认真努力的,并没有因为这个小小的“私仇”就耽误正经事。

    而周光义在百花的磨合倒也不是特别困难。

    虽然两个战队无论战术还是经验都相距甚远,但纵然是不熟悉两队风格,光是看治疗角色都是牧师,就不难猜断出两队都是主强攻的战队,更何况一个是韩文清的拳法师主打,另一个则重启了他们的狂剑作为核心。可以说,正是因为这样一种风格,百花才会乐得引入他这样一个技术上升期的刺客——霸图四年的影响,周光义就算用的是暗夜系角色也还是霸图硬朗的风格。


    说到牧师,周光义最适应也最不适应的队内同伴也就是这个小牧师。

    作为两队唯一重合的职业,牧师,对于周光义而言比适应一个守护天使可容易很多,毕竟习惯了。然而习惯有时也会很可怕,他所说的过去,过去习惯的是第一治疗张新杰,而不是实力平平、经验不多、既少有神来之笔、又绝非赢弱之辈的小辈莫楚辰。有的问题他想当然就觉得张新杰可以解决了,然后事后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在百花。

     但奇怪的是,更让他郁闷不已的还不止是这个。

    比赛之外,莫楚辰和他的队友友谊,在百花众人看上去也“非常顺利”、“高速发展”、“堪称佳话”,并且更多的时候,还是小治疗主动的。但,事实上——

    “前辈,张副队他一般……”莫楚辰少说第三十七遍开口这么问了。

    “楚辰……”他忍不住打断。

    “啊?”对方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为什么我们每次的话题都是……张副队?”周光义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地介意了,大概……强攻无果,不符合他风格?

    “呃,不然聊什么?刺客和牧师,没什么话题呀。”

    看着对方一脸的纯情,周光义心里想着好像是这样没错,可是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不过,没有话题是吗?那就制造话题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话题还就真来了,不过,来的不那么令他愉快。


    对兴欣的比赛可以说是打得周光义咬牙切齿。

    比赛前的莫楚辰还有心情分神关注了变强的轮回,被百花众人纷纷侧目,但周光义却是全心全意紧抓重点,盯着兴欣不放。

   你问为什么?霸图出来的嘛。干掉叶秋、干倒叶秋、干死叶秋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乐趣啊。哪怕那家伙现在改名叶修了。而且手中握着的可是因为一击必杀掉叶秋而威名远扬的角色啊,如果能再延续这个传奇,多好。

    而且,对百花而言,哪怕常规赛也至关重要啊。

    这场比赛,季冷打得强势之极,比落花狼藉更早地开始了强攻。

    但也憋屈至极。

    你能想象在一场比赛里,不断被对手踹水里的感受吗?

    你能想象在一场比赛里,爬出水又被打回去的感受吗?

    数月后,百花的季后赛终于结束在了莫楚辰忍不住分神关注的轮回手中。赛季总结时,周光义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谁比刺客季冷寒”地抛出如上两个问题,得到了以下答复:

    “徐景熙应该可以想象。”

    周光义无语了,眼前这个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地回答的青年,真得是他亲队长吗?那场于锋也被不断集火,还被人剪了个《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的视频传到论坛,所以现在不该是和他同仇敌忾吗?

    “嗯,七期群里景熙经常自嘲是被放生的治疗。”

    为什么连副队也这样?还笑得一脸纯良无害。改学心脏组了?

    “至少你得到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嘛。”

    没错,傲风残花场上最危难的时候是季冷一个闪着光芒的帅气侧杀救卡于海无量魔爪之下,但那是曾信然一脸“我懂你”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小孩子不要学坏啊!

    “我那是发挥职业选手应有的价值!”“谁要他救啊而且我不是美!”周光义和莫楚辰同时的反应得到了众人意味深长的侧目。

    “周光义你不是上次愁刺客和牧师没话题吗,这不正好有了。讨论下刺客解决治疗身陷牢笼时救援问题的一千零一种方案嘛。”朱效平不失时机地卖了队友。

    ……

    大家眼神好像更意味深长了呢。

    觉得朱效平的话哪里耳熟的莫楚辰决定:未来的两个月内还是不要理周光义的好。

    事后得知后辈决定的张伟想了想,为了百花的正常训练,还是不要提醒他接下来的两个月是夏休期好了。


    世界邀请赛后,同期、战队内各种小聚,百花众人唱一下午K后大家意犹未尽,但职业选手们喝酒猜拳是不可能了,何况过些日子十一赛季就开赛了,还是玩不那么费体力的比较好。

    “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莫楚辰兴致勃勃地提议。

    “不要,还是狼人游戏。”朱效平满脸“真心话大冒险又无聊又八卦,要脑子的狼人听着就高大上多了,和我的死亡骑士一样”的表情。

    ……

    “……不如,加一起,狼人游戏输了的抽签罚真心话大冒险。”刚开了口,周光义就后悔了:为什么要掺合这么幼稚的游戏?万一……被整了呢?

    “大冒险用国王游戏玩吧!”恭喜玩家曾信然成功收获了于锋恨铁不成钢的眼神*1:“小孩子不学好,国王游戏多乱知道吗?”

    “队长又是怎么知道的?”邹远的问题让于锋瞬间语塞,难道他要说……蓝雨那些人经常玩吗?虽然他最终回了一个“我是清白的”的眼神,但不幸地被副队“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的”的微笑击败。

    ……

    总之,在一片奇怪而复杂的眼神交流里游戏被愉快地举行了起来。

    然后周光义,又输了。这个时候他真得好想掰一点副队的运气来自己用啊——之所以玩狼人游戏说运气是因为——这次抽签又到他了。

    “我选真心话。”以上选择来自被大冒险整死的周光义。

    这次活到最后的是狼人玩家曾信然。头一回赢的他紧张不已地想了半天,不知道出什么题好。

    然后他手机响了,是条短信。

    然后周光义莫名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然后——

    “请你谈谈对断河同穴的有关看法,要求答案不少于300字。”不怪曾信然的语气生硬,这分明就是道小作文嘛。

    没错,那次不愉快的比赛中,产生的刺客和治疗的话题可不止“英雄救美”一个。还有个“断河同穴”。

    大家都知道,虽然于锋是那场比赛里被奚落的最厉害的,但由于周光义同学那次一直英勇赴义一般地被往水里打,以至于论坛里也出现了不少《818周光义和悠悠断河水那痴缠三千年的不解情缘》、《断河才是周光义真爱吧》之类的调侃贴。但是也有不少细心的观众注意到,莫楚辰最后也是在断河里灰下去的头像:《夫唱妇随:生不能同日,死但求同穴》、《以身相许的最高境界——君亡断河头,我亡断河尾》……只能说还好莫楚辰不看论坛。

    周光义欲哭无泪,觉得自己要暴走也不夸张,但——莫楚辰先暴走了?

    “谁要和他夫唱妇随啊!”然后真走了。

     “?!”周光义一下子找不到重点,心乱如麻:1. 他不是没看过论坛吗他怎么知道?2. 为什么他脸红了,气的?3. 我这是又被嫌弃了?

    于锋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明白的,快去追吧!”过来人又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一个个都那副表情嘛。

    “追上了记得把答案给他,不少于300字啊!”


    又被治疗嫌弃了的安利的周光义表示很心累,真的很心累。

评论 ( 18 )
热度 ( 61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