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季冷/周光义】极光师徒组的刺客信条

  • 不要问我季冷是账号卡还是人

  • 一写交集就会OOC的我还是滚去写单人的好

  • 私设有

  • 这个CP叫做“季冷是我的,季冷也是我的。”——五期刺客团幽幽地看了看彼此(我们仍未知道吴启是哪期的)


    12月的K市并没有其他地方来得寒冷,枝头还看得到花叶的摇曳,冬天似乎与这个城市没有什么缘分。虽然才来几天,这种宜人的气候,还是让周光义觉得来到这个城市的选择也许是正确的。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杂念:有什么正确和错误可言啊?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做出决定,就该让每个决定价值最大化。

    刺客信条第二条:落子不悔。


    “喂!队长你看,锋芒慧——唔唔……”话还没说完,莫楚辰的嘴就被朱效平死命一掩,但是来不及了,全队的目光都聚了过来。莫、朱二人悻悻地对望一眼,尴尬地低头努努嘴。

    “义斩收购锋芒慧剑”这条新闻赫然入目,不算特别起眼,但就在显示屏上静静躺着,显得特别扎眼。

    曾信然一声咳嗽,扯扯邹远衣角。邹远不知所措地看看四周,目光最终聚集在张伟身上。最年长的张伟咳嗽一声,对着于锋动动嘴一时没说话。而于锋呢?他表现得很淡定,平静地拖着鼠标滚轴,拉蓝本来就不多的每一句话。在“拆卸”那里停了一秒,仍是看完了。

    “呵呵呵呵呵……”于锋大大方方地笑了笑,“楼队不愧是有钱人啊,抢赢这么多队呢!”然后收了笑容,一本正经地挥手让他们快去食堂吃午饭,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真得什么也没发生吗?并没有马上离开的周光义,盯着屏幕上的刺客季冷细细寻味着。

    “老周,你不走啊?这门我先给你留着啊?”朱效平回头一挑眉,年轻的脸上突兀地冒出并不很明显的两道抬头纹,显得有些滑稽。

    周光义当然并没有因此就笑出声来,只是礼貌地点点头,然后非常不礼貌地大声答了回去:“马上就来,谢了啊。”诺大的训练室里空旷旷的,回荡着他发出的声响,周光义不免有些尴尬。刚想解释这大嗓门是天生的,有时克制不住,不是刻意吼的对方,就看见朱效平早已潇潇洒洒地一摆手,飘然而去,没留下一片绿叶。

    周光义无语。

    百花这些天留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没把他当外人看,不加隔阂,却也没有拘谨,人家压根不在意这些小细节。

    他忽然也笑了:这个账号卡确实不符合百花画风啊。“季冷季冷,这儿根本不冷嘛。”但现在,他已经是百花的了。

    刺客信条第三条,抛却杂念。

    刚这样想着,他就打了个喷嚏。未关的门里吹进了一席凉风,被打脸的周光义叹口气拔了卡:“饿了。”

    去食堂吧,晚了没饭。



    已是晚上,周光义的房间里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向走廊。

    “怪我吗?”这是电脑桌前的人,第七次在这个窗口输入文字了。他盯着屏幕上这三字思考了半天,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消掉——老子一大男人唧唧歪歪这些干嘛?还不如去训练!甩了鼠标,他就从账号卡保护盒里拿出季冷,插进读卡器,熟练地点开荣耀登陆,看着蒙面的刺客一身黑衣站在屏幕上,3D拟真的效果让这个熟悉的角色看起来像是要从屏幕里走出来。四年半了,他早已不会和一开头那样觉得操作着扫了师傅脸,头顶师傅名的刺客别扭。

    “刺客信条第四条:雷厉风行。

     周光义一唬一唬地点开右下角跳动的QQ图标,看着这行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师傅当年也是这么说的。

    等等,这不就是师傅?

    “我记得。”

    “那你犹豫半天到底想说什么?离开霸图才几天,人都扭捏了?”

    “你怎么知道我犹豫半天?”

    那边的季冷叹了口气,这小儿这么大了还愣着呢?还怎么玩好刺客啊。“刺客信条第七条: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想了想对方说不定还是没反应过来,又补了句:“QQ有个功能,会提示‘正在输入’。”

    ……周光义的内心只剩下六个点:他这个师傅,什么时候比方锐那家伙还狡猾了?

    目光回到“离开霸图”四个字上,突然觉得对方对这事比自己还坦荡,自己实在也没什么可纠结的。

    “带着季冷离开霸图,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我知道。”

    “我是说你的卡。”

    “不至于分不清这个。”

    “我不想告别荣耀。”

    “谁也不想。”

    “你也不想,所以我希望你的卡也不会。”周光义闭了下眼,长长地深吸一口气,自信地露出一个微笑。重新睁眼,却发现——没回?

    看看上栏,也没有“正在输入”。

    靠!你他妈说好的快准狠呢?


    然后对方却突然开口了:“那你的卡呢?”

    沉默了片刻,周光义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冬天——

    

    季冷,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季冷网游里带上来的。当年的自己无疑用的是其他卡。

    当进入训练营,俱乐部抛给他一张技能点都高出一截的新卡的时候,周光义其实不是那么情愿,之前那毕竟是他自己的卡。直到脱颖而出的那天,他也还是不情愿。

    “你为什么当一个刺客?”他记得季冷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三鲜锅贴,一边这么问他。问题郑重其事,语气漫不经心。

    “刺激、冒险、痛快、牺牲。”周光义那时候回答得非常果断。他一直觉得刺客是一个很爷们、很帅气的职业,敢为人所不敢为,能行人所不能行,出其不意,于无名之中制敌。

    而季冷却笑了,像看一个小学生一样地看他:“那胜利呢?”


    那胜利呢?

    然后十七岁的周光义就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卡,只有网游开小号的时候,会用来抢抢BOSS。而俱乐部让他在季冷,和当时已经差不多相当的训练营时期的卡里二选一的时候,他极其迅猛地分清利弊,做了俱乐部最希望看到的决定。一是季冷经过这么久的打磨,确实更强一点;二是如果真论感情,他对自己原先的卡更深;三是季冷刚刚创下击败叶秋的辉煌战绩,粉丝自是不愿看其离去。

    然而还有,他并没有说的一个原因,此刻却呼之欲出:

    “不一样。我想继续你的荣耀,带着季冷走下去。”

    不说是因为没必要说,不说是因为对方已经果断离去,不在面前。

    一样,也不一样。纵然是当年割舍,周光义对自己一级一级拼下来的账号卡,分离了那么久,尚且有感情,尚且在坚持继续。那么从名字就刻着对方痕迹的卡呢?季冷离开了联盟,除了教会自己的内容以外,周光义还希望留下些什么,一直传承下去。


    “霸图宗旨,一如既往。”季冷退役的时候这么说。虽然那天是季冷早已确定的终止荣耀道路的日子,也是季冷荣耀达到最巅峰的日子。有时周光义甚至觉得,几乎从不使用舍命一击的季冷,在那一天是想要在自己离开前,舍尽一切赌一把胜利的果实,留下来过的证明。

    第五赛季他就决定了带着这张季冷,带着季冷教过他的东西,在荣耀的道路上风雨兼程,那么第九赛季也是一样。周光义很清楚,霸图现在给不出的位置不是自己——甚至他可以自豪的说,自己给霸图的局面带来的改变越来越精彩——而是季冷,而是刺客。

    如果一个人孤零零地走,他可以找到替代的账号卡,但季冷只能是像锋芒慧剑一样被冷藏甚至拆卸。


    所以就算霸图的粉丝再不满,就算再不愿让季冷的名字和霸图分离,他也要坚持这么做。

    刺客信条第五条,义无反顾。

===============================================================之后这段严重OOC少女言情画风,可以无视了==============================================================

    “所以,跟我走!”

    “说甚呢你?”

    “我说打算带着季冷走下去,而且是人,不止是卡。”

    “不叫师傅了?这么坦然地就说出来了。”

    “刺客信条第一条,一往无前。

    “有些突然。”

    “刺客信条第六条,出其不意。

    “你确定我同意?”

     “刺客信条第七条?”


    季冷揉揉眉心,无奈地咧嘴一笑——这最后一条,还真是没道理让创立者的自己,亲自作废啊。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发现你正在输入啊?”敲键盘的声音不紧不慢。

    “不是看见了提示?”那边周光义倒也不着急,豁都豁出去了,还怕的话算什么季冷的徒弟?

    “开着对话框,才能看见提示。”

    “那么?”

    “刺客信条第七条,刀无虚发。


    “哦,那恭喜你啊,周光义,一击必杀。”季冷嘴角勾起笑意,来到窗边伸了个懒腰,天上的七星勺所指着的位置,那颗的北极星正发出耀眼的光芒,独一无二,亘古不变。


    刺客信条其实只有一条:坚定不移。

评论 ( 1 )
热度 ( 55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