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强J梗

对着发布键想了半天,还是发吧。如果不是二次元,实在也说不出口。


熟人知道,我很排斥身体接触,不论是谁。为什么排斥一开始我也想不明白,直到心理医生说我是有阴影。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发育得早,因为是小孩子,关于这点还有些自卑。

有一天放学,打扫卫生,每组两三个人。

然后另一个女生去倒垃圾了,校园里很静,只有我和另一个男生。

我当时很没警惕心,虽然妈妈告诉我过很多她智斗流氓的光辉往事,可是我自卑自己不好看,不觉得需要注意……而且,才六年级。

然后,我经历了人生最恐惧和害怕的几分钟,后来面对着迎面而来的车和菜刀都没产生过那种恐惧——因为有充裕的时间给人慢慢意识到在发生什么,但是不知所措,在反抗,但是无力反抗,想不到该怎么反抗。细节一一在目,但是连当时的任意一段对话任何一个字我都没法在键盘上敲出来。事后对家里什么都没说,直到我高中才敢和妈妈轻描淡写地说两句。

我至今很感谢及时回来了的那个女生的一声怒吼——这也是为什么天醒会一门心思喜欢上西凡的原因。也至今记得那个男生的样子,想起来就觉得反胃。

后来我不敢和任何人单独待哪怕几分钟,也排斥和任何人靠得太近。

听网上的说说微博什么的说,很多女生会幻想强吻,甚至强X。但很抱歉,我看到,脑子里就只有后怕,排斥。


这还是没真得经历完全,真得感受过的人呢……

很多死亡的方式,带来的是旁人的痛苦,带来的是只有几秒的回忆。但类似溺水等漫长的过程就是一种煎熬……更别提,活下来了,却感受着屈辱,记忆深刻。

总看到写这种梗的人扯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就问问,既然是心理疾病,那是真爱吗?如果你们要写爱,就这么乐意两个人病态的爱上彼此?

更别提……某些不点名的文,让人饱受折磨之后……又死去了。

最痛苦的死法,不是身体被重刑而死,而是身心同时受到折磨然后才死。司马迁为什么总被人拿出来举例意志力,因为宫刑的屈辱实际上比死亡更可怕……那么屈辱和死亡同时到来,又算是什么呢?


如果这是对犯罪者和被害者的尊重,我不知道什么才是不尊重的行为。


(真得觉得这样有趣,我推荐自己亲身尝试……比如黑暗祭祀什么的。不过自愿的话,也就不算强了吧。)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