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邹远生贺/粮食向】幸运S的七个愿望

  • 无CP有私设,例如家人含妹妹是我一贯脑补的……时间轴按照自己推算的来。

  • 邹远生日快乐


(一)

    南方小城四室一厅的房间里,白炽灯忽然熄灭。黑暗里生日歌随着掌声的节奏响起,烛光也跟着轻轻摇曳。15岁的小小少年坐在水果蛋糕前,胭脂红的Happy Birthday龙飞凤舞,映衬着还带着稚气的笑脸。

    高一生的年纪,正是青春期热血沸腾的时候,貌不惊人的男生脸上已经有几颗青春痘在张扬舞爪。

    如果有什么对这个年龄孩子的生日祝愿,毫无疑问会是好好学习。


    “许个愿吧!”生日歌停下,少年双手合十。坐在左手边额角已被皱纹侵袭的中年男子微笑中埋着一丝忧虑,突然开了口:“想选这条路,我不打算拦着你,不要轻言放弃。但要是吃不消,也别一条道走到黑。”

    记忆中的父亲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烛光照在有些发愣的少年眼中,好像目光中射出火苗一般。数秒的沉默之后少年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爸你放心。”


    愿望说出口会不灵,但他的想法却好像写在纸上一样清晰。

 

    呼——蜡烛轻轻吹灭,借着窗外灯光勉强看得清一点的餐桌上的阴影,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年却忽然觉得脸上一绵,迅速地反应了过来。

    “喂!你别捣蛋!”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的兄妹俩在黑暗中打成了一团。妈妈无奈地摸到开关边点亮了灯:“你俩小心点。”


    “哥哥,以后是不是见不着你啊?”小他九岁的妹妹突然发话

    脸上邹远愣了一愣。15岁,远离家里,值得吗?

    总有一天要离开的。提前三年舍不得,但错过了想要做的事,他怕后悔一辈子。


   那年夏天,邹远拖着行李箱,搬入了百花训练营,和身边一道的同龄人一样想象着进入联盟敲击键鼠的未来时光,却不确定这样的荣耀到底会成怎样,能否美好;也不知道这样的未来会否开始,能有多长。


(二)

    如果要问百花训练营最不缺什么,其中必提的一个选项无疑就是弹药专家了。


    第一弹药的名头绚烂地吸引着联盟每一个弹药专家的眼球。哪怕并不是这位百花队长的粉丝,也会努力地学上一招两式。会不会百花式打法,甚至影响着其他人对弹药师水平的判断。

    百花有这样夺目璀璨的明星,哪里会不吸引同职业憧憬未来的孩子呢?

    邹远就是这些孩子中的一员。身在拥有第一弹药的战队,听上去身为弹药专家的营员前途无限光明,花繁蝶飞。可无法回避的竞争,却也让每一个人都不得不做好无法进入那支朝思暮想的队伍的准备。刚入营时满满的自信,在和身边伙伴不断的竞争中渐渐被打磨得没有那么多棱角。诚然他的水平在训练营相当不错,这让他并不至于随时觉得自己会被淘汰,但还是有隐隐约约的一丝担忧困扰在他心头脑海。


    而狂剑选手,自然是训练营当仁不让的另一个主流,虽然一直没有很出色的新人却也竞争激烈——但恐怕,会截止到这个赛季为止。


    手伤并没有得到好转,赛季中途退赛的昔日第一狂剑还是告别了那片见证着他狂剑之狂的沙场。而他的背后,是在无限惋惜声中瞩目着微草折桂的百花。

    这个开启双核时代的战队,在失去了他的右臂后,被张佳乐带领着顽强地冲进了季后赛,从年初一直冲到了六月,冲到了冠军之门的最后一道防线前,却在最后关头堪堪败北。


    挤在转播屏幕前的学员们绷着的心弦,在百花缭乱血槽清零的瞬间化成了满脸藏不住的失落,良久人群才渐渐散去。新队长的拼命谁都看得出来,少了一个攻坚核心的代价是全队把指望投给了张佳乐的带领。哪怕尚未有能力踏入那道门槛,身在训练营的每个人当时都一样希望他们的战队能赢。


    如果孙哲平没有受伤,没有退役呢?连续十数天都在悄悄看着重播的邹远撑着头想着,眉头拧成一个疙瘩——那样,最后的答案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没有如果。他向左方微微偏头,下巴稍稍仰起的角度让他刚好能直视着电脑桌旁海报百花缭乱的身影,和方才的无边弹影重叠在一起。砰砰跳动的心脏告诉他,什么是用尽全力,什么是殊死一拼。

        

    荣耀是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答案即是游戏。纵然联盟的宣传镀上了一道迷离的光晕,但宣传词给人带来的还是含糊不清的定义。

    荣耀是什么?对于他来说一直是想要作为职业的热爱。像其他人因为爱好而从事的音乐艺术一样能让人为之的职业。所以哪怕进入训练营后日复一日的训练并不像以前每天定时任务的游戏那么轻松美好,他也不曾动摇。


    但是目光汇聚到电脑屏幕上百花缭乱视角最后定格的灰白画面时,他突然觉得那片看似令人无望的世界,和场上魔道学者眼中的大字有同一个名字——也叫荣耀。


    想要进入联盟,想要成为那份荣耀的一份子,无论是最多人瞩目的胜利,还是生死关头哪怕失败的冲击。那是,他十六岁的愿望。


(三)

    K市的夏天并不那么燥热,但是年轻人的激动像烈日一样蒸得鼻尖微微出汗。

    这个夏天过去,新的一批选手又会出道。

    虽说最终注册的名单八月才会提交,但训练营的成绩已然让各大战队圈定了人选。

    而百花,打算列入名单的,是流氓职业的唐昊和身为弹药专家邹远。


    弹药专家是百花的核心职业,而流氓却仅仅是队里传统的主力配置,同职业竞争较少。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这位训练营一起上来的伙伴,凭借操作和勇猛在一群学员中闪闪发光。虽然对方和自己性格截然不同,却不妨碍邹远欣赏这个挺傲气的未来同期队友。


    能在百花,以和核心一样的职业出道,谁不会自然而然得有所期盼,只不过有的大有的小,邹远也一样(——当然流氓出身的唐昊对自己的期待绝不比他小)。

    邹远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水平远远不及最终选拔的时候,用不如他们的普通账号卡把自己以及自信到有点儿拽的唐昊的帅气地打趴下的张佳乐。但是他还是或多或少的有期待梦想,真真切切地有过联翩浮想。


    ——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队长一样厉害!即将出道的少年,在他十七岁生日那天,对自己送上了一个自己当时都挺心虚的祝愿。

    那夜梦里,他成了去年决赛中的百花缭乱,弹药的光影缠住敌人的视野和的视线,但是灰白并没有出现,他就那样无限制地施展着技能,一直打到他劳累,一直打到手机闹铃告诉他天色已亮。


(四)

    不是所有的美梦都能成真,比如去年的那个梦。


    与队长重复的职业,看上去有一丝继承者的意味,但这意味并不曾落实给邹远。新秀坐冷板凳是常有的事,何况作为核心的张佳乐一直为了冠军的梦想每一场都竭尽全力。这一年几乎不曾有过的出场,并没有给他带来期盼意味的注意目光。

    他倒没有那么介意这些,也不气馁,在职业圈的第一年平淡无奇的表现使得他对自己的评估也不致于过于其实。过去的梦想慢慢消磨淡去,虽然时不时还会浮上脑海,但也只是想想罢了。那样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并不曾让他认真思考。


    然而似乎和单数结了仇似的,百花在这一年,再次倒在了亚军的席位上。

    对手,又一次是微草。神出鬼没的魔术师,在治疗之神的白光间,终究以同样百花缭乱的打法攻退了让人眼花实则有章的交错的光影。

    百花第三次亚军。

    坐在台下仰着脖子看直播的邹远,不自觉地在嘈杂声中紧紧握上了拳。

    难过吗?当然。身在战队,比在训练营更甚。三年的光阴,让他比抱着激动好奇与敬仰来到训练营那年,对百花感情更深。


    下了台的张佳乐表情看不出难受,握手的时候甚至还笑了笑,邹远甚至不敢猜测他的队长心中到底滋味几番。

     猜不猜也没什么区别吧?他想,对这决赛无能为力的自己心情尚且如此,又何况……


    一路上,百花的队员们大部分时间的沉默中,空气凝结沉重。身为板凳队员的他,虽然是想说些甚么,但自己本身性格就比较内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跟着沉默,依稀在混沌中睡着。

    也许是路上颠簸,也许是想得太多,梦境错综杂乱,一会是比赛,一会是现实,一会有人跟他说:你能做些什么呢?

    那个人,是他自己的声音。


    能做些什么呢?


    他想到两年前夏天的时候,对自己问过的话——荣耀是什么?

    如果在场下比在场上会让情形更糟,那他愿意留在场下。

    可是自己一直以来向往的职业选手是什么呢?如果不能在赛场上让结果变得更好,那他追求的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但是认认真真地祈祷:

    希望不再是板凳,希望能在赛场上多尽一份力量,希望有一天让百花和自己都骄傲。


(五)

      忽然漆黑一片的液晶显示屏上,Windows图标四处游荡。桌前猛然回神的少年晃动右腕轻移鼠标,关闭了屏保。而重新展露光明的屏幕,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显得比清晨的阳光还亮得扎眼。

      如果说四天前报道上唐昊转会的字眼是一颗僵直弹,已经足以让百花粉丝乃至所有荣耀玩家为之一怔。那么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迎接的另一个消息,恐怕会像乱雷一般,炸起五花八门的流言蜚语与难以预料的激昂争议。


     去年八月底的一个通知,忽然把邹远从板凳提到镁光灯下,甚至全明星舞台上。上台上得匆忙,而不得不押在他身上的希望随着比赛结果变得日益飘渺。

     百花与其他战队洽谈的消息虽说对外封得很紧,足足当了一年名义上核心的他,却还是知道了一些细节。赛季结束后交还给战队的账号卡,差不多被视作百花灵魂的百花缭乱,恐怕就要易队了。

    然后怎么办呢?没有过去一个赛季里带头的唐昊,甚至可能也没有了弹药专家,百花下一步会怎样呢?邹远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却总是避不开一个有了预感的念头窜上心间:会不会就这样被战队放弃?

    心跳并没有加快,只是压抑得很。

    一通电话不期而至,邹远嘴角挤出一个弧度佯装心情不错地划开屏幕:“喂?……你还没去呀?”

    “早收拾好了。你生日,再碰个面就场上见了!”


    场上见?还有场上见的机会吗?如果被战队放弃,他也不知他的职业生涯的未来会驶向何方。

    他当然不想这样。荣耀,是他十四岁的执着;拼搏,是他十五岁的决心;联盟,是他十六岁的梦想;百花,是他十七岁的热枕;而拼出一片天空,是他十八岁的希望。

    但是,自己过去的这一年,成绩实在不好称道啊。也不是没有评论说邹远表现得还不错——至少还没让人太过失望。但前提无疑是不和他的前辈比,哪怕同期出道的好友都远远盖过了他这个所谓核心的光芒。

    真得离开,又有什么办法?


    直到来到南屏街熟悉的小吃店,在不起眼的里桌坐定的邹远也还是心不在焉地在想。所以当对面的唐昊恼了怪他“送行宴”精神不振,他情不自禁地就问出了口。

    唐昊往桌上一摔筷子:“想什么呢!我走之后你就是老大,别瞎操心了。要我看,这核心还真没别人能当。”

    “不要怂,就是干!”刚从厨房出来给小妹搭手的老板儿子笑嘻嘻地补了一句,一字一顿倒是挺有节奏感。


    哈?眉头原先紧锁着的邹远面部骤然舒展,忽然笑出了声:“我以后不想就是啦。快吃吧,去了呼啸你可吃不着这么正宗的本地特色。”说着拿起旁边一串“烧烤”,然后猛然甩下了手:“唐昊你就这么爱吃炸蚂蚱啊?”

    “谁让你神游天际不点菜。”理直气壮的回复,也是无言以对。

    “那你自己吃哦!”邹远说着刷刷刷从竹签上取下蚂蚱,直接塞了对方一嘴,看着被迫大嚼的人笑得直不起腰。


    吞下K市不大寻常的奇怪特色小吃的人沉默半天忽然开口:“生日快乐,好好混。”

    “你去了那也加油啊!”“还用你说?”

    邹远忽然顿了顿:“……经理喊我今天下午见面,说是有事商量。”

    唐昊一愣,心里有些明白,略生硬地抬起叉在腰间的手浮在半空中有些犹豫地拍了拍对方肩头给了一个笑脸:“放心,生日啊经理不会给坏消息,不信打赌。”

    “你还是别赌了,roll点还没赢呢。”脸上看起来挺轻松的邹远默默吐了个槽。

    “邹远!”


    好消息不同于十个月前茫然,另一个决定对他来说呼之欲出,邹远还是定了心神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

    站在无比熟悉但此刻看不清的门前,邹远许下了他19岁的生日愿望:想要留下,留在百花,留在职业圈的舞台。但不论结果如何,不能轻易放弃。


    那是十四岁时对父亲的承诺,也是对自己一直的承诺。


(六)

    这个夏休期和往年不大一样,几乎所有的战队,都有队员选择了留在队里帮公会——或者说白了帮技术部——抢BOSS打材料。

    虽然也要和其他职业选手努力抗衡争夺,但毕竟与高强度的训练不同,有时邹远觉得还算轻松。

    但就算忙,也不是每一天都忙。比如百鬼夜行前的系统维护,忽然空虚的时光让他有点想家,但队里人的插科打诨很快让这想法止住了泛滥。


    阴沉的天色和忽然变成鬼怪横行四处的木桶水藻,配合着背景音乐切合着主题,偶尔还夹杂着楚辰故意的尖叫。灯光在周光义的提议下干脆关掉了,连窗帘都掩了个结实。张伟对黑暗中看屏幕提出了视力保健方面的建设性抗议,然后成功地被爱闹腾的后辈们多数票驳回。


    然而无奈地揉着眉头的正副队更加头疼的却不是这个。

    “又被君莫笑发现了。”说这话的是于锋,但其实念的却是花开堪折——他们的神领会长——的实时通报。而不知道是否值得欣慰的是,夜雨声烦公屏上刷的文字让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听公会通报,就可以意识到倒霉的也不止是百花,每家公会的养成怪都在被兴欣疯狂袭击。


    0点的钟声敲响,忙碌了一晚上的鬼怪消失殆尽,还剩17只没被发现,但已经没有意义。

    结果一出来职业选手群一片声讨,朱效平狠狠地一拍大腿:“队长,那叶修真——”邹远刚想说句什么,但往右手边瞅瞅,看着于锋已经“没事没事”地宽慰了起来。索性偷闲,回七期群艾特第八名的唐三打道了句恭喜。

    “生日快乐。”回复却是这个。电脑前的人看着一串儿纷纷赶上的队形,不由得愣住:今天——几号来着?


    “祝你生日快乐……”歌声突然在后面响起,邹远腿一蹬转过电脑椅,看到张伟不知何时推来的水果蛋糕。

    和五年前不一样,蜡烛不再是一根根插满奶油面,而直接是20的数字。但不知为何,他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五年前。


   于锋右掌一推把滚椅精准地停在盛蛋糕的推车前:“Surprise!”

   张伟看着犹自错愕的邹远笑了笑:“二十而冠,大生日不能不过啊。”

   “许个愿吧!”盯着蛋糕的莫楚辰推了推他的肩膀。


   许什么愿?


    闭上眼的他,记忆回到了一年前的7月8日,那天他收获了他最大的心情波荡。最不知所措,最希望渺茫的时候,百花经理却微笑着要他等待一张量身定做的账号卡,和新的搭档。两年前的7月8日,他想要可以仅仅在一个百花需要的位置发一份光,谁曾想之后在最重的担子上一年彷徨。三年前的7月8日,他对联盟怀抱着无限向往与幻想,却整整一年坐在坐在板凳席上……

    “好了。”


    “有没有很感动?”自称全程选蛋糕的莫楚辰脸上满是期待。

    “嗯,但我更喜欢巧克力的一点——”一本正经地看着对方迅速苦了表情的邹远吐了吐舌头,“逗你的。我可喜欢水果了。”

    莫楚辰一眯眼抓一把奶油就抹在了对方脸上,其他几个人一愣神之后觉得想法不错,值得模仿。

    

    “我就不玩了。”霸图来的汉子挥了挥手表示拒绝小孩子的游戏,然后被他新队长抹了一脸。


    “你许的什么愿啊副队?”带头恶作剧的人沾着一脸奶油,眼睛里都是好奇。

    于锋忙不迭地阻止:“喂,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邹远注视着自己的搭档,目光里不知为何有一丝复杂的情绪。却开了口:“……我刚刚许愿,想把新的配合磨合好,想要和百花一起变强——会不灵吗?”

    哪怕是刚刚短暂的回忆里,他也不由自主地感谢了留下自己的百花和这个转会而来的队长。这是他心中最互补的组合,他希望能证明这一点,希望不再是“新繁花血景”而已,更希望给百花带来自己的成绩。


   于锋沉默了几秒,摇了摇头: “不会。”

    “不会。”

    “不会。”

    ……

   缓缓地扫视了一圈他的队友,邹远弯起了嘴角: “嗯,不会。”


(七)

    这一年的生日不知是巧还是不巧,正好是轮回兴欣的决赛。那支新人云集的一度不被看好的“网吧队”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冲到总决赛对上了连冠的轮回,轮回主场的职业选手,一时间堪比全明星赛时的阵容。

    见证历史吗?听起来有些残酷。毕竟,谁不想创造历史?

    但错过这段历史,谁会甘心?

 

   “邹远,你觉得哪个队会赢?”擂台和团体赛间,于锋随口问了一句。

   “生日诶,说出来灵了浪费愿望怎么办?”

   “好有道理,那你想浪费在哪?”

   “世界和平?”

   “……这个愿望太不切实际了。”

   “百花冠军?”

   “有一天会的,有没有近一点的?”


   邹远收起开玩笑的表情,低下头沉思半晌。他拿出手机点开微博,微笑着扫过一条条生日祝福,才翻到联盟的一条微博递给于锋:“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九天后的苏黎世,距离决赛的时间差暗示着即将组建的国家队磨合难免有些匆忙。

   “不会有问题。”

   “他们当然可以。”:


   荣耀!

   6.5秒的重播镜头在大屏幕上不断回放:1V3,看似被绝对压制,一身花花绿绿的君莫笑却在最后几秒的看衰中完成了一场壮丽的绝地反击。类似奇迹与难以置信的字眼不断传入耳中,而奇迹事实上岂止这6.5秒,每个人都在比赛中亲眼见证了过去不被看好的一个个队员完成难以想象的奇迹。


   邹远忽然想起了什么,划开手机的屏保,注视着还没关掉的微博消息直到再次因为久操作而黑屏——

   他们当然可以。只是自己还是固执地想要许下这个心愿。


   而他,也还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

   这一个愿望,不需要许下,自己可以完成,可以。


评论 ( 9 )
热度 ( 178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