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蓝雨男高/黄郑】两份生日礼物引发的血案

  • 男高PARO!本文由真实故事改编,如有雷同,纯属全国高中都一样。

  • 双更!最近好高产我都被自己感动了。夹在果/黄生日中间一天连发两个生贺真的好吗

 

—————————并没有什么看点可以跳过的诡异开头—————————

 

    苍白的天空,灰白的教学楼,有点冷。

    广州的初夏不该是这样的,但是郑轩没多想。

 

    空调房的教室,前后门关得严实,走廊上空无一人,但是有嘈杂的打闹声。

    上课时间不该是这样的,但是郑轩没多想。

 

    敲门没有听到“请进”,门却自然开了,讲台旁边是水桶和打开的医药箱,讲台上是带着僵硬微笑的老师。

    迟到了也不该会这样的,但是郑轩懒得想那么多。

 

    课桌上没有一摞摞堆积如山的参考书和卷子,课桌后却有坐着寂静岭一般看不清脸但眼神空洞的同学。

    高三二班怎么会是这样呢?但郑轩没打算问。


    郑轩麻木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台上老师照本宣科但听不清楚,同桌黄少天出奇得沉默。

    不对头,郑轩觉得有点不对头,心里像是空了一块一样,他终于觉得这里很不对头了——要不是黄少天这么能说,其他同学根本受不了,而他又成天睡觉听着课就打哈欠,让黄少天语音轰炸着正好提神,他和黄少天也不至于同桌两年半啊!

    “压力山大,什么情况连你都不说话?”郑轩压着嗓子难得地当了先开口的人,趁着老师机器人一样念着标答,碰了碰黄少天的胳膊。

    忽然周围人马急速消失,画面一秒变高考考场,老师狞笑着递来试卷答题卡和草稿纸。

    不要啊!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天旋地转谁在拼命地摇着他。

 

——————————————下面才是正文——————————————

     “喂喂!郑轩你快醒醒,快醒醒!大白天睡什么睡?!高考的时候睡着了你怎么办啊?我跟你说啊,高考可就剩一周多了!但我看你好像还是特别容易犯困啊,这怎么行?你要养精蓄锐,晚上睡好觉,白天精神点……” 

    嗯,这才是正常的

    但是,好吵。再这样自己真要犯困了。

    黑板上红粉笔写的“高考倒计时9天”也不知道谁写的,都有重影了。

   “黄少……”

    “我上次看到科普,说这失眠的人啊,白天睡多了,晚上更容易睡不着。然后白天又犯困,晚上又睡不着……这样吧我给你准备了——哦,这个暂时不能说……” 

    “黄少!”

    “嗯?怎么了?”

    “有道题不会。”

    “好,我来给你看看啊……哎哟这道题!一开始我也觉得难,因为过程很麻烦拖拉,但后来把这个条件一转换,就可以发现……”

     其实郑轩吧,只是想找个最快速的方式转移话题而已,但后来发现黄少天的解法还是真得别出心裁,巧妙又简便——虽然原题的解法要说麻烦拖拉,和自己这位同桌在解法里加的那些吐槽词汇而言真是冤枉极了。有这么一个不知该说奇葩还是变态的学神当同桌真实压力山大啊。

     说了这么久,也该来介绍介绍我们的男主角了——

    黄少天,高三二班人士是也。一非班长,二非学委,但成绩始终年级前二,最烂也出不了前五——那次中考语文115高中语文始终130+的他把文字解答题部分得分点全给写出框了,被老师狠狠批了一顿。 

    文理兼修无所不知,“我是学霸”那类答题软件,连音乐都是妥妥的满分选手,马尔泰若曦都能说上两句,偏偏还长得好看。人送外号“大师”,又衍生为“黄药师”等等等等……其实班上以及隔壁一班学霸都不少,虽然他郑轩不是,但被称之为“X大师”的也有其他人,可一旦把姓去掉了,那一定是指黄少天。其厉害之处可见一斑。 

    那么黄少天到底厉害在哪呢?如果只是百科全书也就罢了,毕竟什么都稍懂一点的人在人才济济的蓝雨男高也不是没有。关键是——他一不听讲二不补课啊,不过也是,你说老师不会的题来找他问还听什么讲呢。每天5点起床坐公交来学校,晚上11点准时睡觉除非读小说,一本学校的练习册用到烂就完事了没有课外辅导书——他还有时间参加社团。

    他不听倒好,反正回到家拼命自学,就是这么屌还能考得好,可是他周围的人就苦逼了。你问为什么?因为他话多,话题也多,百科小王子全能大师总有一类话题适合你。第一个学期首位同桌差点分数掉出主动要求换座位,第二位成绩也是成功得掉得厉害。


     然后呢?另一位男主角成功闪亮登场——

    “郑轩啊……”校长老冯欲言又止,笑容意味深长,请坐。 

    “冯校长,怎么了?有……有事您直说?”饶是郑轩也被看得毛骨悚然。

 

    冯宪君一看效果达到了,也不浪费时间干脆长枪直入:“是这样的,黄少天的情况你知道吧?和他同桌的人……我相信你也有所耳闻。”老冯说着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药。

    “没有。”然而答案诚实得可怕,不配合极了,“课间在睡觉。”

    “……”没猜到结局的校长觉得这家伙也不是很好搞定,但正好,两个一块解决了吧,“是这样,我觉得黄少天和你(同桌)很适合,你俩的优缺点正好可以达到互相促进的效果blablabla……” 

    郑轩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郑轩觉得现在的校长话量其实可以和黄少天拼一拼,不对,晨会演讲的时候比这个还可怕。 

    其实郑轩愣住只是听得太烦,干脆左耳进右耳出用独特的郑氏信息筛选法抓住了重点:“校长您希望我们同桌,因为觉得我不会被干扰甚至还能更好地学习?”

    “对。”校长很欣慰,觉得今天不用吃药了。 

    “谢谢校长的信任。”五秒后,郑轩一动然拒,连十动都不肯给,“这任务太艰巨了还是找别人吧。”

    “……”又一次没猜中结局。

 

    “哟,这不郑轩吗?”站在门口来蓝雨探班的叶修吹了个口哨,坐在书桌前的冯老师打了个喷嚏,不知该是担心学生被祸害还是感动当年的门生能跑来这男高看自己。

    “啧啧,这小学弟一看就聪明能干,有责任心。刚刚的拒绝充分体现了不被外界干扰的能力,打败黄少天拯救全年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123看来没有意见,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郑轩被叶修推出了办公室。

    郑轩被莫名其妙地定下了神圣的使命。

    郑轩觉得压力和五行山一样大。

    那……那就这样吧。

 

    然后,自然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了。

    托黄少天的福,郑轩高中这两年半再也没有机会上课睡着过,但是他懒得接受黄少天那么多的信息量就练就了一身在噪音干扰下成功读取老师上课内容的真本事。还真就给他创造了高三一班的一大独一无二的成就之“黄少天越吵成绩越好”,一边还get了每五分钟精准地自动回复一次的新技能。 

    “嗯。” 

    “对。”

    “好。”

    “然后呢?”

    “可怕。”

    ——要说这黄少天话多,其实也挺委屈他的,他其实只是见多识广、博闻强识到了知道的东西太多找不到地方分享的地步。而且他语文太好了呀,一件其他理科男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话的事情,在他嘴里能口若悬河成十几句只应书中有的跌宕起伏爱恨情仇,一个观点举十三个例证。有的时候又不记得自己到底说过这些没,同一件事还会说两遍,两边剧情没变说书的方式却可以大不相同——因此根据“神经刀”一词,班上同学又人赠外号“妖刀”。黄大师,黄药师,黄老邪……嘿,还真是邪门极了。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 

    “哎,怎么这么快就上课了,学校课间时间是不是缩水了?……所以你听明白了吗?”

    黄少天满眼期待,如今已对他再了解不过的郑轩觉得已经读到了“你要是还不懂,我下个课间再给你换个描述方式,再讲一遍!”的可怕暗号。于是郑轩赶紧表示:“明白了明白了,谢谢。”

     “咱们谁跟谁啊,都是兄弟客气啥?”


     日子过了一天,日子又过了一天。 

    郑轩觉得心里急得慌,他很少有这样的感受,可是周围的气氛虽然越来越淡定,忙碌的生活完全没有改变节奏地继续,他的烦躁心情却不断地来袭。

    马上就高考了呀。

    他虽然不是一个很拼的人——如果拼,以他的资质成绩也可以更优秀。但也不是没有努力,需要做到的事情他一直尽力而为,没去学奥赛也没试图走特长生,更没去钻研超纲内容,但教纲上该学的知识点和老师建议做的事一样没落下。一边嘟囔着心累,一边把所有事干好。

    所以,他不害怕高考。 

    虽然“压力山大”是他的口头禅,虽然高考考场真得是个人见人畏的刑场,但他的心理素质其实真得很好,足以抗拒这些压力。

    真正不安的是什么呢? 

    郑轩也没刻意想,但我们开头聊到的他那个并没有什么看点的诡异梦境偏偏就出现了。

 

    安静极了。死气沉沉的,寂静岭一般的考场啊。

    他没想明白,干脆没有继续想。

     但是有件事却很明白——

 

  “Surprise!”郑轩中午吃完饭回到教室就看到这样一个景象——

    一群人涌到他的课桌前,手都背在身后。桌上是个小小的蛋糕切片,《Happy Birthday》的伴奏在教室里回响。


    “你……你们搞什么啊?压力山大……”郑轩摸着后脑勺刺手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看着这群人,在心里答案却已经呼之欲出,感动涌了上来——今天,好像是他的生日啊。高三最后一周的时间,大家压力都太大了,没空狂欢,却也还是在最后的时刻小小地疯狂了一回。

    “祝你六一儿童节快乐!高考了没时间给你庆祝,大家礼物就甩这了啊,郑轩小朋友?”这群人说着真得还真厚脸皮。

    “……”你们才过儿童节呢。这个生日说起来一直是郑轩的心头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时候和儿童节撞上,每次家里人都省了一份礼物,长大后没这个问题了,又老被叫小朋友。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学长加油,高考顺利 ,希望礼物你喜欢!我和林枫就先走啦。”同在DV社的高二的徐景熙扮了个鬼脸还没等他说完“谢”字的X音就拉着林枫跑掉了。

    真是……

    宋晓一边把礼物往桌上一丢,一边一本正经地插了刀就跑:“生日快乐啊老郑!其实全班同学一直很感谢也很佩服你,在黄少身边还能坐怀不乱……而且整天听这么多天下事,还能一心只读圣贤书。” 

   黄少天嘴皮子比思维还快,毫不犹豫地就开始了吐槽: “宋晓,你用错成语了!什么叫’坐怀不乱’啊??就六天高考了还这样,信不信老方听了整死你啊……不对,你嫌我话多呢?靠靠靠!放学别跑!!!”

   喻文州温和地笑着送上祝福,把 “少天,他们只是开玩笑而已,大家还是很喜欢你带动气氛的。郑轩生日,别上火了。”

    “还是班长会说话,你们学学人家,要知道每个班班长,那可都是要和学委谈恋爱的人才!要得到全班同学十几年如一日的空间祝福的,连FFF团的都不例外——比如说啊,’光棍节又要到了,班长还不给我们找女朋友发红包,就只能撮合他和学习委员在一起了。觉得班长能做到的转起’……”

    “少天啊,我们是男高。”喻文州的眼皮不着痕迹地抽搐了一下,所以学习委员也是男的好吗?

    “班长,我跟你说:世事无常,什么都说不准。万一哪天FFF也烧同性了呢?”据他分析,这个世道,同性秀恩爱就已经开始引起单身狗的大量强烈不满了。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而三年如一日的专业垃圾话过滤器郑轩同学呢?从善如流地只精准接收到了“生日快乐”相关台词,硬着头皮在铃响后魏老师长达40分钟的注视与余光扫视下,在一堆礼物盒中淡定地看着正在讲评的试卷。

    礼物,留到回家后再拆好了。

 

    在中国好同桌(?)黄少天的帮助下一堆礼物一次性就被拎下楼挂到了郑轩的自行车把手上。两边数量差不多,刚好能达到一个平衡。 

    “看见没有?这份,我的礼物,回家拆了后一定要穿来班上,给我看看啊!” 

    “嗯。对。好……”

 

    回到家的郑轩微笑地拆开了第一件礼物,来源宋晓。

    然后他的笑容就挂不住了:“Sophie柔软体验,卫——生——巾??”

    不对,剧情发展不该是这样。小黑屋内郑轩开始对着镜头碎碎念:说到wsj,黄大师上个月跟我说的趣事是什么来着,有种恶搞产品叫做——(此处被机智的剪辑师消音留悬念)。郑轩大大机智地捏了捏包装,软绵绵的,嗯有戏。他闭上了眼!他打开了包装!他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3——2——1——

    一包棉花糖。

 

    这群人还真把自己生日当减压狂欢了啊?

   好的,下面有请下一件藏品——

   ……

 

   终于所有的礼物都拆完了。不,还剩下黄少天的。

   郑轩想起了回家前黄少天的交代。

   郑轩觉得不是有种很好的预感。 

   郑轩屏住了呼吸。


    礼盒打开,双层。第一层是一盒老白茶和新鲜绿茶,上面还有张纸条写着一长条的话。

    滴——玩家郑轩开启了郑氏阅读法技能。


英俊潇洒聪明可爱善解人意就是没我帅气那么一点点的同桌:

     生日快乐啊,老郑!又过了一年六一你也满18了,以后就过不了儿童节了……(后面跳过)

   当了两年多同桌了,马上毕业还真有点舍不得……(此处回忆跳过)

    我看你白天老哈欠连篇的,一看就睡眠不好。这个老白茶呢,可以安神补脑,绿茶可以提神……(此处具体用法跳过)我跟你说啊,到了高考考场上,你可千万别给我睡着了啊!!!

    哦,对了,你以为这第一层,就能表达我对亲爱的同桌,充满浓浓爱意的生日祝福吗?NO!NO!NO!打开第二层,你会看到一个惊喜,纪念你18岁的生日礼物。明天一定要带来学校!不是徐景熙,是真惊喜!不用谢我X3!!!

                                  就是这么帅……(此处跳过)的你的同桌黄少天

 

    第二层是什么呢?会不会出来一个整人玩具打自己鼻子一拳?看了那么多奇怪的礼物之后郑轩有点心惊胆战。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思考了几秒,退到一旁,小心翼翼地用笔掀开了第二层——

    嗯?什么都没发生?

    郑轩探过了头去,只见——

    一件短袖。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看起来尺寸也很正常,然而除了——印,着,欧,派,沟!


    黄……少……天……

    第二天,一群人不出所料地围了上来:“礼物怎么样啊?”“喜不喜欢啊?”“收到礼物开心吗?”

    郑轩想说你们是不是把儿童节和愚人节搞反了,但他想想这些都是心意啊,就懒得吐槽了:“谢谢,你们送的就喜欢。” 

    然后他也是倒霉,生日第二天还就是他和黄少天值日,黄少天又追问了礼物喜不喜欢。郑轩心想我不是答过了吗,你这是来问啥子嘛。他忍了忍,控制好表情,微笑礼貌地回答他:“茶叶很好,就是太贵重了。一盒那么贵,收得我压力山大啊。”

    “那短袖呢?多好看啊?你怎么没穿来?这可是见证你不再是小孩子的时刻,在男高这种和尚庙多拉回头率啊——”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后来郑轩抡qi着扫把追了黄少天八条街,不提也罢。

 

    高考结束的暑假无所事事,突如其来的空虚时光在填完志愿后显得格外无聊,扔完书撕完卷子反而开始后悔起来——那三年的青春,就这么无影无踪了吗?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无聊,郑轩全家干脆跑到三亚旅游去了。

 

    因为这个,他错过了黄少天的生日PARTY。为此,黄少天微信视频故作义愤填膺地谴责了他一个小时:“同桌两年半,生日都看不到你……”说得无比煽情,但是到最后自个把自个整笑了场。


    “黄大师生日快乐啊!”

    “shou星shou我一拳。”

    “大师你懂那么多,知道西班牙的生日风俗是揪耳朵吗?”

    “那不是初中英语课本上写了的嘛?高考完了都完了?”

 

    ……

     说是生日PARTY,生日只是由头,大家想来个聚会才是真。但即便如此,郑轩还是寄来了生日礼物。

    睹物思人,见不到人那就看看礼物是什么吧!黄少天决定当场就拆开这份礼物,也来一个欧派沟的衬衫?黄少天觉得郑轩脸皮虽然有时候厚,但不是这种时候,应该也不会这么做。

    包装撕开,黄少天震惊了,里面也是个双层包装盒,并且非常精美。他也没告诉过别人当初送了郑轩啥,自然也没说过是双层。所以看到这个包装还是有点紧张的。

    第一层拉开,只见竟是锡纸包装的一个个制作精美的手工巧克力,每一个形状都不一样。

     “我靠!手工巧克力。啧啧啧,郑轩一片真心啊,快吃快吃!”男生间总是爱开这样的玩笑,何况是没有妹子的男高。众人也知道没什么,但就是故意一本正经地开始起哄。

 

    黄少天也还是很感动的,虽然这个手工巧克力到底是不是本人做的他也不知道,但这种东西显得特别有诚意。

     先吃哪个呢?就中间那个,又用蓝纸包了一层的方形巧克力好了!一看就别有深意。

   黄少天笑着拿起了蓝纸装的巧克力。

   黄少天拆开了蓝色包装纸。

   黄少天撕开了那层锡纸……


   “我去!”

    现场沉默三秒,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哈哈哈哈,我……我受不了啦!”那个少年班上来的卢瀚文笑得满沙发打滚,同级生的李远一边忍笑一边安抚他。

    “黄少,你也有今天啊。”回来参加聚会的转学生于锋,一脸幸灾乐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装作很正经的样子。

     “少天,成年了,恭喜。”饶是喻文州也有点憋不住笑。

 

    那个“巧克力”拆开后其实是个塑料包装,避Y套的包装。

    上面还贴着一个便利贴:黄少,成年礼,不用谢。

 

    然后呢? 

    郑轩度假如期回家,手贱愣是在微信直播了全程。

    手贱的结果就是他在家里沙发还没坐热就听到咚咚咚的砸门声。

    “谁啊?这么没素质。”郑轩嘟囔着不情愿地去开门,“黄……黄少天?”

    他一时不知是该感到久别重逢的高兴呢,还是对不速之客表示震惊。

 

    但好在和他这个同桌相处最好的一点就是,永远不用自己找话题,不用自己先开口。他也就懒得找话题了——


    “郑轩,我们谈谈呗。”对方双指夹着那个“成年礼物”,一脸《侏罗纪世界》里的仿真机器人的笑容,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

    郑轩浑身一颤,想起了当年冯校长找他谈话时的感受,一个愣神反而笑了:“你这个语气我压力山大啊……那就谈谈吧。”他侧了侧身,让黄少天进屋里。


   然后呢?

   就……

   就谈了呗。

 ——— 

就没了


评论 ( 4 )
热度 ( 86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