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七期霸盟计划】Borago Officinalis(三)

I.

    虽然已是暮冬光景,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围着围巾戴着毛帽的学生依然很多。毕竟江南水城,便是真开了春也难免春寒料峭,哪怕壮年男子裹得一身严实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寒风刮面,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并未对两个衣着平平的少年投以异样的眼光。


    周日中午,杭州,新白鹿餐厅。


    “搞什么啊?等这么久饿死我了。”排了老长的队,将加绒连帽衫的帽子一扯,还来不及脱口罩,孙翔就忍不住抱怨起来。

   “淡定,淡定。不经历长队,怎么能尝美味?这家店在杭州算不贵味道也不错的了,难免人多。”王泽随口说着,也懒得管他,然后两个面基的人就像段子里说的网瘾少年一样面对面上起了网。


    孙翔、王泽顺手就各自把面基的地点GPS定位、拍了照发送给了七期群里。大半群里人因为实力际遇以及队内风格的原因,不像孙翔王泽两人,一个队里没人敢管,一个队里懒得管。所以面过基的还算少的,并没有在出了赛场后有太多相处时间,纷纷表示了羡慕嫉妒恨之情。


    然后突然袁柏清想起了什么似的,话锋一转,改变了话题。


袁柏清

  • 孙翔你行啊,差点干过叶秋

徐景熙

  • 对,昨天队长还问于锋怎么看

邹远

  • 第一狂剑呢

  •  @孙翔 你以后就得和他争了吧

孙翔

  • 第一狂剑?去掉狂剑才配当目标

  • 没错就是那个叶秋!

  • 什么荣耀第一人?我迟早要赢他

  • 我先点菜了

王泽

  • 今天杭州阴天呢,气压低

  • 他有点心情不好

  • 你们等会哈我和他说

杨昊轩

  • ……

  • 没事,理解


    看着又被挑起昨晚憋屈忿意的孙翔,王泽有点头大,擦了把汗赶紧劝:“……胜负乃兵家常事,淡定,淡定。何况就差一点是吧?”两个刚签约出道的小伙子也不算手头宽裕,一个还连替补都算不上,一个在过去战绩一直勉勉强强的弱队当新人。

    “差一点?都第二回了。”对着点菜单勾勾画画的孙翔抬头挑眉,并不很高兴,“那么多人都说他老了,实力不行了。那我输不是很没面子?”

    “唉,叶……叶队好歹也有’荣耀教科书’的外号,账号装备又联盟第一。翔哥你拿横刀打到这个地步很不容易了。”

    王泽那叫一个里外不是人啊。按理说他是嘉世的人对嘉世感情是有的,当初也有几分是冲着对叶秋的敬仰选的嘉世。孙翔这么说,他是真没法太爽,完全不能附和,又不好驳孙翔面子。但是嘉世这头一年他也没上场机会,光是看着嘉世内部暗流涌动,觉出了几分针锋相对。而他们那明显没实权的队长也是天天窝在训练室里,或者别的有电脑的地方,见到人也不热情,倒是不修边幅,说话带刺,实在是形象幻灭。在台下天天坐着看着,比赛成绩也是不尽人意。他倒是内心天平有点倾向这位同期了。

   孙翔皱着眉头面色不改:“越云的条件动不了卡,不拿横刀打败他拿什么。”不做声地用吸管狠狠戳着可乐里的冰块,力度让王泽看得直觉凶残——他这是把冰块当什么人了吗?

   “你属牛的吧?”王泽眼看着也九个自己也拽不回这人来,也有点烦了,顺口吐槽了一句,放弃劝说打开了手机。一划开就看到李华发来的截图,王泽顿时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浑身一激灵。


李华

  • 他昨天不大服吧,那个情况确实难免不高兴

  • 你把这个给他看他心情可能好点


   “诶,你看——”王泽盯着图看了几秒,一反应过来就兴致勃勃地把手机屏幕把手机塞到了对面人眼前——微博热门话题,全是孙翔!

    孙翔一愣,比完赛到今天上午,他都光顾着复盘了,还真什么都不知道。赶紧点开微博APP刷起了话题。


@荣耀日报#越云新人惜败叶秋# #孙翔!新神诞生?# 虽败犹荣!今晚嘉世主场对话越云,本赛季关注度最高新秀孙翔擂台赛87%残血对上叶秋大神,虽然横刀与荣耀第一账号卡一叶之秋差距悬殊,仍交换下84%血量!令人大开眼界。小编不禁大胆猜想:如果没有装备和数据的阻挡,孙翔能否拿下这局达成一挑二呢?

@电竞之家#斗神迟暮#面对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橙徽的一叶之秋,孙翔操作横刀丝毫不输气场。虽然最后以微弱劣势惜败,但考虑到账号卡的极大差距,仍不愧“新秀封神”之说!倒是昔日荣耀第一人是否真得不复昔日,不少网友纷纷表示担忧。

@电竞时代#荣耀教科书#嘉世豪门,叶秋大神宝刀未老,一路未受到新秀墙抵挡、势如破竹的越云新人孙翔两次败给叶秋。果然“荣耀教科书”不是浪得虚名呀!当年一杆却邪挑破繁花血景,如今两轮压轴力克狂剑横刀。

……

    孙翔匆匆扫了几眼,眼前一亮。这回是输给账号卡,又随便点开一个回复区——

  •     “姜还是老的辣,孙翔再他妈牛逼也干不过我们荣耀第一人!”

  •     “叶吹就别bb了,叶秋这几年状况当大家瞎啊。最佳搭档年年拿得欢,季后赛都要保不住了。”

  •     “嘚瑟了这大半年呢,分分钟被叶神教做人,还是两次!”

  •     “呵呵,明摆着只是输了账号卡。别说换张卡了,修正场敢上吗?”

  •     “电竞时代就会抱嘉世大腿。一叶之秋联盟哪张卡比得过?还好意思拿两次那么勉强的赢面说话?”

  •     “孙翔才出道半个多赛季,叶秋就这么勉强了?嘉世训练营岂无人哉?创世一代该彻底换水了吧,再不换该换豪门名单了。”

  • ……

  •     “孙翔的实力,待在越云还是太屈才了吧,都没豪门打算挖人吗?可惜这是狂剑,现在于锋也就在蓝雨,要是战法封神直接把顶咯!”


    褒贬不一,虽然看起来是“支持他的”多,但多半也是为了黑叶秋,而没正儿八经说他表现。孙翔懒得往下看,但心情平复了不少。

    确实他也感觉得到,两场比赛他账号卡吃亏确实是挺大的,无论是输出还是防御,甚至敏捷数据上完全拼不过,最后结果又掉血相差无几。看到众人评价都是叶秋今不如昔,更加放宽了心。暗暗在心里决定:不光是技术要碾压,以后一定要拿下强力的账号卡,最强的那种。


    最后面那个回复还算顺眼,孙翔也没多想随手就回了句:“哥其实战法也玩得挺溜的。”手机扔一边不管了。


    然后瓦罐盛好的东坡肉就来了,红糖浸着,一人一例对面摆着。入口即化,香甜不腻,比越云找的那家宾馆伙食强多了。八宝豆腐莼菜羹,西湖醋鱼叫花鸡……

    “王泽我跟你讲,这家味道好多了。昨天我们住的那里点了一样的菜。难吃!顿时就怀疑传说中的名菜是吹出来的了。”

    “啊?”埋头吃饭的王泽一愣,半晌反应过来露出得意的笑容,“杭州好吃好玩的地方多着呢,这家不算最好的,就是你们要赶航班挑了家近点的。可惜越云不在这,你也就一年能来个一两次。夏休你要来,我带你到处玩去。”

    “行!那一言为定了啊!我看这空气也比我们那好,能住这真不错。”孙翔啃了扣鸡腿,随口说。

    “哈哈,会有机会的。那一言为定!希望下次你来能场上见啊。”王泽握紧右拳,笑着伸向了对方。

    孙翔看着拳头反应了一回爽快地笑了,昂起头,也伸出右拳重重地击了上去:“必须场上见!是兄弟就站一起!

    王泽就笑容僵硬了:“这个……这个就不行了吧,不是一个队只能战对面。”

    “我说你这么这么麻烦,差不多懂就行了。”

    ……


    他们就这样吵吵闹闹地结束了午餐,丝毫不知道孙翔刚刚的回复在微博上已经引起了腥风血雨。


  •     -孙翔还玩战法呢?有狂剑强吗?

  •     -肯定没有,不然为什么狂剑出道?

  •     -难道都是差不多水准,正好狂剑竞争少?


  •     -玩得不错是吹的吧?

  •     -那肯定的,绝壁垃圾话呀!十有八九输给叶秋不服


  •     -一边狂剑一边战法,这两系怎么也扯不上关系呀?

  •     -人家随口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了?

   

  •     -他的目标是落花狼藉还是一叶之秋?

  •     -呵呵,落花狼藉哪里比得上一叶之秋?我看他就知道场上冲冲冲,玩不好战法那么费脑子的职业。

    

    疯狂的讨论后,是纸片般飞来的私信回复艾特以及记者采访邀约。刚下飞机的孙翔,结束了旅途中弄得人有些头疼的梦境,迷迷糊糊打开手机,才发现微博、QQ、短信、未接来电都以及炸了……膛目结舌的他眼球都快瞪得掉出来了,半天才弄明白是什么事。

    咳,要他说这些人也太大惊小怪了吧。他有战法号是真的。这要说也没什么奇怪,普通玩家都有一两个小号呢,职业选手通晓各职业这不是必须的嘛?二千听说很多人出道前,也是会转职的。而他战法确实比很多职业玩得顺手,只是他觉得狂剑够畅快淋漓,打得血性,是汉子就该直接上,就还是主攻的


    “是啊。战法玩得不错,要不改天咱们开房间PK?”记者说:“不了不了,这我哪比的上职业选手啊。”职业选手其他职业往往也略通,玩得往往还比一般高玩好。何况是孙翔这种天才型选手,他要答应了这不找虐吗?

    “我就觉得狂剑爷们,不成?”记者说:“这也是哦,理解理解。”狂剑确实是荣耀最man的职业,记者一时无言以对。

   面对记者一连串的发问,他只说了这两句话。和狂剑比那个问题他并没有回答,确实他也知道自己战法还没那么强。


    “有网友认为,如果真得不相上下,你选择狂剑出道其实是因为狂剑竞争不那么激烈可怕,对手了解也少。比如如果你选择战法出道,昨天的PK大概差距会更大,因为叶秋大神对战法最为了解。孙翔选手对此有什么看法吗?这个原因是否”

    孙翔沉默了几秒,答非所问:“不管什么职业,我都会击败他!”

    记者并没有听到问题的答案,但是已经满足,最后这一句话,足以作为明天的头条标题。


    挂了电话,一叶之秋的样子在脑海中挥之不散。

    联盟第一账号卡,不败的斗神,无上的荣耀。

    昨天让他又一次被打败的账号卡。

    最为了解?只有那个人可以做到?不,所有人都盖章状态已经下滑的选手,他怎么能输。

    

    孙翔从抽屉里拿出战法小号,插卡登陆,暗下决心,每天私自加训两小时——对战法的了解和掌控?他一样可以做到。

    他过去现在的目标,都是第一,不是叶秋。但是不败的斗神,一叶之秋也许有这个名号,但就像他说的,无论什么职业都要打败对方。

    不败,不是0负率;斗神,不是至高神。而是所向披靡,而是无所畏惧。


    常规赛结束,各项奖项开始颁发。

    最佳新人奖,孙翔。


    “撞破新秀墙!”五个黑体字像镀了金边一样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艺术字的字效让新秀墙三个字仿佛真得开裂了一般。

    除了第三赛季神鬼莫测的魔术师,还有谁能担得起这五个字?

    繁花血景?黄金一代?周泽楷?没有,都没有。

    身在越云的孙翔,身边没有任何搭得上配合的帮助,更别提拿得出指导意见的前辈。他一路单打独斗,从一开头就备受关注每场都直接被针对。但哪怕是两次败给叶秋的时候,孙翔依然没有被遏制住,一路势如破竹。

    如果不是越云战队实力所限,本赛季常规赛MVP的竞争者,无疑是有每场皆上,贡献度最高的孙翔的,何况新秀墙。


    两分之差,越云无缘季后赛,但是在人数呈压倒性的媒体玩家眼中看来,无论越云的将来如何,孙翔未来的季后赛乃至更高的荣耀,都再稳妥不过。

    宣扬是有的,铺天盖地的赞誉甚至吹捧,让孙翔看起来如同盖世无双的天才,而这次夸奖又附着足够的数据支撑,看起来并非溢美之词;祝福也是有的,比如现在弹出来的一个个小窗——


林暗草惊

  • 恭喜啊

横刀

  • 嘿嘿

  • 其实哥们你打得也挺牛的

  • 我是说啊,咱们要一起打遍全联盟

林暗草惊

  • 我明白

  • 但是,你这赛季真得很出色


    孙翔第一句话说出口有点怪不好意思的,赶紧真心实意地补了第二、三两句。再好的朋友,无论同期、同队、同职业、甚至毫无关联,在联盟里都躲不开“竞争”二字。比如,李华这个曾被视作最佳新人强有力的竞争者,确确实实出色的一线选手。当初还有人打赌他不是最佳新人就吃键盘

    但是随着比赛的一路继续,无论是观众手中原本摇摆的票数,还是评委的意见,都毫不犹豫地投向了队粉不多的孙翔——他太强了。

    但是李华其实并不懊恼,也不憋屈。他是个情商很高的人,不会过分激动,也深深明白,“最佳新人”说白了也只是一个称号而已,不能带来什么。而他真正的竞争舞台,比拼的对象不止是孙翔,也不会是某个或者某几个人。会是每一个对手与队友,更会是他自己。

    他和很多其他选手一样,出道渴望的是上场,上场渴望的是胜利,胜利渴望的是一路追逐后那个最高的肯定。如果没有,那就尽力加油吧。


II.

    第七赛季总决赛第二场拉开帷幕。百花主场对阵微草,客场已先输一局。

    备战室其实只有在擂台和团体赛中间会偶尔用到,大部分的选手都还是在观众席捏着把汗观战,训练营的孩子只用肆无忌惮地坐在观众堆里就够了,而对阵双方正式选手为了避免意外还是会在保镖于旁的情况下坐在主客场各自的职业选手席上。

    今年的唐昊、邹远换了个位置,虽然一个赛季下来接近一半的时间都和这个位置绑定了,但他们此刻的感觉还是和训练营时明显不同:自己战队的总决赛。不再是作为旁观者,不再是作为粉丝,甚至不再是作为一个学习者,而是参与者。虽然这一年几乎都在冷板凳上度过,只有在一二线主力乃至其他很多人状态不好的情况下才有机会零星露了两次脸,但此刻穿着百花队服的他们仍然觉得自己的心在场上一样。


    团体赛出场者的名字打在了大屏幕上,百花的他们已经了然,更加关注的则是绿色队徽下的那个名单: 魔道学者、圣骑士、柔道、剑客、守护天使,而第六人则是刺客。

    剑客名字前无可厚非地写着刘小别的名字。这个同期和他们不一样,整个赛季都颇受关注,很快就在主力阵营有了一个固定席位,甚至在决赛尚且被派上场作为唯一副攻手,足以证明微草方面的重视——很多实力不错但不突出的选手,在队里待了两三年才成为半主力的替补,甚至次之。但刘小别太突出了,绝对手速全队第一,扎目的天赋让他毫无争议地成为了耀眼的新星,虽然已有三个全明星在前头,也依旧无法掩盖资质奇佳的他。

    但唐昊邹远的关注点只在这上面停留了一秒,刘小别被重点培养这个人尽皆知,作为百花队员他们更在意的是——守护天使,防风。

    这个守护天使当然不是常规赛中偶有出场的袁柏清,而是治疗之神——方士谦。


    治疗之神双治疗的利害,联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的牧师冬虫夏草不止是治疗,更是全队的一剂大补,让最关键的攻击威力达到最高。而守护天使防风……这个全明星账号卡,更是他拿手好戏的最佳帮手。这个职业的技能重点的保护而不是辅助,对付强攻战队总是让对方头疼拿不到有效的攻击。

    而这个强攻战队,现在就是百花。


   一贯打进攻,势头凶猛的百花;每在主场,便分外激昂的百花;在目前积分制决赛的赛制下,比分落后、迫切拿下团体赛确保有下一场机会的百花。微草打防守,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不光是守护天使而已,犀利但并不狂野、操作者有手速达人之称的剑客+颇为随机数、容易被忽略却效果异常凶狠的刺客,而不是神枪狂剑战法等侵略性较强的微草也有的职业,虽然有选手实力的考量——譬如没有启用鬼剑,但也透露着微草打算小心守着不被压垮的前提下,时不时猝不可防地反客为主,攻下此城。


    而最猝不可防的,恰恰是他们的队长、核心、王牌——魔术师王杰希。因为太过意想不到使得连队友都无法配合,导致的前期团队脱节,这个昔日的魔术师已经放下了纯粹的天马行空,但依然会让对手输得出其不意。

    并且这个出其不意的恶果,在两年前,百花已经尝了一次。


    “卑鄙!”唐昊一锤扶手,引来其他选手纷纷侧目。

    “这是战术……”邹远拉了拉他的袖子,有些无奈。

   唐昊闭紧了嘴,脸色有几分不爽。他当然知道是战术,但是他一看这出场阵营就心焦啊。刚刚的两个字完全是一时想不起说什么随口骂的。

    这次张佳乐的攻击能不能在防风天衣无缝的防守得到突围?百花式的弹影掩护能不能骗过那对总被人开玩笑却能极好捕捉战场上每一个细节的双眼,战胜王杰希那同样百花缭乱的打法?

    要说唐昊虽然还是板凳选手,毫不起眼,但哪怕正面杠上这两位大神,他也毫不畏惧,不以为意。他相信没有不能战胜的敌人,也没有他流氓的爪子划不开的封印。但是场上现在的是张佳乐,不是他自己。所以,坐在场下的唐昊此刻只能干着急。

    现在并没有一个好帮手的张佳乐,可以做到他当初叮嘱自己的“配合”,可以实现他、也是百花上下的心愿吗?

    “可……”邹远吞下了那个绝对化的“以”,眼神下意识地往下滑了滑,然后又认真而坚定地投向投影仪,语气异常平静,“第一弹药,绝不会让人失望的。”冠军也是他的期望,但是不是他一句话能决定的,对手也会竭尽全力。可张佳乐的表现却能让他自信地预言再好也不为过。

    因为当邹远自己的梦想还只是向着弹药专家的巅峰前进时,张佳乐的愿望已经只有单纯而不容置疑的一个字:赢!


    事实很残酷,没有。虽然只差毫厘,但冠亚就是相差那么大。

    没错,张佳乐缺少一个合适的帮手,从第五赛季开始。虽然他明白无论蓝雨于锋的风格,还是越云孙翔的思路现在挖过来都没有益处,配合达不到完美。只会团队断层,浪费转会费。但是现在站在他身旁的——落花狼藉的现操作者,也只能做到照着他说的战术走而已。

    菜是原罪,技术不达标,又怎么跟得上百花缭乱那看似混乱其实有规律的节奏?


    王杰希和他的微草赢了,赢在虽然不能说完美但绝对极致精彩的发挥。

    张佳乐带着百花下了台,但这次的输也并不只是因为“对手发挥得更好”而已。


    他本就不是打DPS的最佳人选,但却是百花战队的仅剩的那一半灵魂。当百花缭乱从辅助变成主攻的那一刻,就算打得再不舒适再累,也是一个决定。两个人的繁花血景变成了一个人,他苦撑,却也是在硬撑。

    张佳乐的表情有点疲惫,带着隐隐的忧思,但是没有一些人胡乱脑补的眼圈红或者满脸悲戚。喜欢炫酷的打法又如何?他可是独自抗队走了两年半的铮铮硬汉。在发布会接受采访时表现十分淡定,仿佛就是一个平常的比赛,情绪正常得让人觉得害怕。

    他甚至在走出发布会现场后,的看到外面站着的,比他还凝重的队员时,露出了一如平常的笑容:“就都坐不住了?那走吧!接下来自由活动!”声音没有沙哑,只有爽朗。


    唐昊看着率先离场,走向俱乐部的训练室方向,看着对后方招了招手示意大家跟上的张佳乐的背影,觉得一个赛季不让他上场的张佳乐也没那么可气了。他刚刚想过上前说下次再来就是了。说能不能行啊你下次让我上……但是看到张佳乐的表情和反应时什么念头都吞了下去。

    唐昊猛然意识到,他这个有着他不喜欢的大堆无效操作和绚烂花俏光影打法的队长,确实是真爷们。默默随着人流从选手通道走出去的他,暗暗握紧了拳,心想:下个赛季见分晓吧!他迟早会成为这支战队的支柱。

    夏休期,这就要开始了。

    

    “你等等我哈!马上回来。”邹远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点亮了双眼,头一回擅自离了队,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像鱼一样挤出门去。然后最快地速度带着什么回到了俱乐部大厅。

    唐昊拧着眉头:“你干嘛?”

    “你看!”邹远手上托着一盆绿色的小盆栽,像是野花。花茎上绑着一个两面的小册子,紫色的花骨朵刚刚绽放开来,像一颗五角星,“琉璃苣。”

    “这花又不好看……不对,你一个大男人养什么花?”唐昊直接迈步,扭头就想走了。

    “那你一个大男人还在百花队呢——”邹远抛了个白眼,背书似地对着自顾自地说下去,“琉璃苣,无论雨季还是旱灾,都坚强地向下扎根,汲取着每一丝养分。”

    唐昊默然片刻,没有继续走。

    “你不是生日4月16吗?那次没准备生日礼物。郁金香怎么看也不适合你,就这个吧,你看——4月14的生日花,也差不多啦。凑合凑合。”邹远把花塞到了唐昊手里。

    “生日有什么好过的。”唐昊摇了摇头,鼻子里哼了一下——他生日那天自己都忘了,现在都过了两个多月还送什么送啊。但还是接过了巴掌大的盆栽,“啧,还要浇水,麻烦。”这家伙,过几天就是邹远自己生日了吧。

   

III. 

    当百花开始复盘的时候,微草却面临着另一件比复盘还大的事。

    治疗之神方士谦,在他出道的第六个赛季决定退役。


    刚和队友一一击完掌挺乐呵的袁柏清,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师父你……”袁柏清没有问下去,一句话卡在喉咙里。他当然想更多地上场,很想。但是他很清楚方士谦现在状况何止是良好,简直巅峰,怎么会就这样中止了呢?

  “呵呵,未来要交给年轻人嘛。你已经……已经——”方士谦排了排袁柏清肩膀,带着标准式的微笑,努力回想着林杰当时温和淡定的退役台词态度说着“甩锅”的话,但还是没能绷住,在“已经”那里成功地卡住了。

    真尴尬啊。方士谦想。

    林杰和他当然不是一个状况了。当时的微草王牌林杰,尽管他今天也不愿意承认,确实是被广大群众认作了微草的累赘,而他当初一开始有点不爽的新队长却无疑是旷世奇才。

    但方士谦现在还在神坛,袁柏清这个新人却被广泛地忽略着,有技术和经验的原因,也有他的光环笼罩的原因。能一样做到双治疗切换,袁柏清的水平绝对比大多数治疗新人耀眼,却没得到足够的重视,甚至都不如他当年刚出道的时候——好歹是被集火吊打和争议双治疗不稳重花架子。

    所以,他非强夸袁柏清,不等着这徒弟瞪他吗?

    “算啦算啦,跟你说实话吧。现在微草冠军有了,我当初想要的也达到了,没什么牵挂了。”扫了袁柏清一眼发现对方还真在瞪着他,方士谦无奈地说出真相,“我就想着世界这么大,出去看看算了。”

   袁柏清没有接话,心情有些复杂。

    他想过这一天的到来,自己也许是信心满满地说:“师父你还行不行啊,放心让我上!”也许是没命地拦着,最终难过地告别,自己扛起撂下的担子。但是他没想过完全的交接这么快,快得他一下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了。而且……而且理由还这么轻描淡写。

    方士谦悻悻然地一起沉默了一下,才再次开口:“你迟早要接班的,我待太久你没机会真正锻炼,不上场怎么提高。现在想想老队长当初走得绝决,也许是对的……我也该狠一点。怎么样,现在就接治疗之神的班,你行吗?”他故意把语气放得怀疑,知道对方脾气肯定也不服。

    “肯定比你干得好,你等着瞧!”袁柏清白了他师父一眼。别看是前后辈,心中也藏有足够的尊敬,他们师徒相处起来一直和损友似的,因为两人都挺真性情的,一股子热血天不怕地不怕。

    “那行,我等着!”


    “我师父退了。”已经恢复情绪的袁柏清,回到宿舍,轻描淡写地这么说,但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是挺不轻描淡写的。

    “怕吗?”刘小别睥了一眼袁柏清,心里知道他情绪复杂,故意激他。

    “靠!我怕啥?”

    “你还不清楚吗?等着看热闹和笑话的人再多不过了。大家肯定都会拿你和前辈比较,只要你不碾压,就会有很多人说你不如啊,平庸啊,微草没前途了啊……”

    “xx!我肯定行!”玩荣耀的还是挺多爱爆粗口的,就是不爱爆在网游摸爬滚打过来了,也大多练了一口垃圾话。只不过加入微草后有被要求过注意形象素质,袁柏清已经很久没说过一句不合适的话了。但是听到刘小别的列举他还是有点激动,那些话别说以后了,他现在就有看到,在他为数不多的几次上次后的报道和舆论大多危言耸听。

    “你骂有用吗?防不住别人的口。”刘小别冷静地吐槽。

    “那要干啥?”

   刘小别看着天花板,沉默了一下开口:“我看过队长当年的采访记录,有个问题是听到质疑后的想法。我记得很清楚,队长的回答只有三个字:等今天’。而那个‘今天’就是指的魔术师横空出世,队长打爆吕良一战成名的那天。”

    “嗯,凭实力说话……可是,我……”袁柏清声音弱了,他对自己的实力并不是没有自信,但是马上就超越方士谦?差距他还是知道的,治疗在补血之外的充分作用,这个瓶颈他一直突破不了。

    “现在你确实还不行。”

    “……”用得着这么诚实吗?

    “但你职业生涯又不是只有两年!”

    袁柏清猛地抬头,双眸发亮,对上的是一双同样漆黑、目光专注的眼睛。

    刘小别赛季刚开始,就被封上手速达人的称号,但是赛季末尾却开始唱衰,媒体发现这个手速上的天才,好像只有这一个突出的优点,甚至这个优点也因为太过醒目,时不时变成了被对手利用的劣势——他一快就情不自禁,一快就无法遏制,一快就不小心节奏混乱。

    捧杀捧杀,捧着刘小别的那群媒体,除了微草粉以外,无一例外地把矛头对回了刘小别。但是刘小别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难受过,因为一些过分而不专业的话不爽过。但是沉下心来他也知道那确实是他做的还不够好。魔术师已经足够精彩,但是不能满足团队一样被忍痛舍弃,努力变化。那么他还不够出色的部分,有什么理由不尽力做到最好的状态呢?

    “现在和接下来的舆论,你拦不住,甚至他们可能忘了你。”刘小别停顿了一下,撇了撇嘴。

    袁柏清意识到对方其实是在说自己,正想安慰,又看见对方眯着眼挑衅似地笑了,“但是以后——敢不敢比比看,我先剑圣还是你先成功?未来的治疗之神!

    “切,肯定我先!谁输了谁请全队吃饭啊?君子一言——”

    “才敢赌两餐饭,能不能行了?”刘小别嗤之以鼻,但还是郑重其事的比了和对方一模一样的约定手势,“驷马难追!”


   标题就是琉璃苣的学名。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么喜欢七期,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后来发现他们的道路大多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打,没有温室的保护也没有启明星的指引,一路靠着自己,生根发芽……

    像彩虹绚烂,但也像玫瑰扎手。有人说七期都是熊孩子,其实就算所谓“四熊”也不是特别熊吧?

    也许更像这琉璃苣,生长在风雨里,无论被人发现还是在杂草堆里毫不起眼,都能一样勇敢坚强,像星星一样闪耀。


评论 ( 37 )
热度 ( 264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