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cp当本命cp的不要fo我,谢谢,墙头随意,任意all受粉也不要

著名百花黑,低调七期吹
本质小别女友粉,显性昊远双担,墙头众多
天醒西凡,es濑名泉迷妹
雷ky粉群,不雷拉郎,雷哭CP冷的无糖拉郎,最雷强行抢糖改角色c的CP

头像画手@567鹤 是昊昊和他闺女!

【七期霸盟计划】Borago Officinalis(五)


   无论大雨磅礴,还是干瘠无物,总有一些植物,能挣破种子的硬垒,在土石中寻寻觅觅探出头来, 见一见这充满危险却也生机蓬发的天下。

    它们中的一些慢慢生长,开出明艳的花来,被摆在最醒目的位置供人欣赏。

    本身是极美的,但是一旦开出的是朵与盛誉与期待不够相称的花,远道而来的赏花者就会失望之极,说“也不过如此嘛”,甚至“这花真难看,是靠图片处理才变得那么美”。


    而你若是受尽万众瞩目,其他人对你表现的要求和看到你表现时的想法,不也就像这花一样,越被所有人期待,心理落差越大吗?

    除了亲人朋友,没有人会管你是不是还有很多的时间来弥补这些落差,他们要求的是可以看见的成绩,和不需要被看见的汗水。

    而能证明自己的,只有你自己。



    “你说这烟雨简直变了个队啊?这赛季一开头连续两次大比分赢了。”

    “有帮手了呗,楚云秀底气足了,就算真手软也有李华解决啊。”

    “这回季后赛……不,半决赛有戏?”

    “烟雨有没有戏不知道,但百花,啧啧……要完。”



    《开局连番不利,百花新人上位实为无奈?》

    硕大的标题横在印刷精美的杂志彩页上在桌面上摊着,百花的训练室内仅剩下两个人。


    “你天天看这些没用的干嘛?”唐昊一把把杂志卷起来,气不打一处来,拧着眉头狠狠地一敲桌子。

    邹远起初没看唐昊,直视死死盯着杂志卷,紧抿着双唇,表情有点麻木。半晌才开口:“我觉得有些说得还挺有道理的。”眼珠在周圈打了一转,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开口,“而且,他们说的……不就是粉丝现在最想要的吗?”

    “这些光会纸上谈兵,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能有什么道理?还能比我们懂荣耀不成?”唐昊看着邹远满脸只有不高兴冷战时才会有的表情,真得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也不是完全不关注这些糟心的话,但是在他看来,那些负面消极的言论完全是目光短浅——一口一个张佳乐的,他们百花没张佳乐还活不了不成?“想让他们闭嘴,就用实力说话。”刊物被“啪”地一声拍散在桌上,转身走掉了。


    想让他们闭嘴,用实力说话。

    没错,唐昊就是这么做的,他第七赛季虽说是板凳,但也有过偶尔的上场,成绩却不是那么的突出。所以唯有苦练,只有苦练。在实打实的训练中找到了突破点,所以这个赛季一开始,在日常磨合中用自己的技术征服了百花所有人的嘴巴,百花从一开头就调整了战队队形。

    数据平平的德里罗,连续两场团体赛光彩不输百花缭乱,竟像是百花是一个以流氓为优势的团队。


    “我知道呀。”门外已没了脚步声,邹远才怅然若失地苦笑一下说,“也……希望可以。”他不会放弃,但是到底他的潜力有多大,多快能发挥出来,却完全不能给个答案。他甚至找不到一个方向,告诉他应该怎么努力。

    目光下滑到评论文章上——没有张佳乐的百花缭乱平庸得让人失望。百花需要的是这个赛季不会、以后也可能不会再出现的张佳乐?那么,他需要做到和他的同职业前辈一样,才可以吗?做不到,大概就和梁成辉一个结局吧。甚至更糟,他不愿不想百花像现在一样,成为一个连粉丝都抱有悲观态度的战队,尤其是在他的手上。


   房间里没开太多灯盏,发着光的显示屏旁边有圈淡淡的光晕。

   屏幕上是重播的百花当年盛况,从五赛季后半段到第七赛季。在这些没有繁花血景的日子里,张佳乐一人独自扛着这个战队,从辅助转型,连着孙哲平的那块一起承担了起来。作为首个双核出道的战队,在逐年激烈的竞争中,非但没出过季后赛,反而两临冠亚之争。

    张佳乐可以做到,他又为什么不能试试竭尽全力改变自己的打法呢?哪怕技术没那么好,多少,能留有希望在啊。盯着屏幕的邹远,想了又想。

    他不是没听到唐昊刚刚的话,但是唐昊可以用实力碾压的那些言论,现在他还不行。

    他也做不到完全不在乎外界的指点江山,更何况,有一些事情,事关他的荣耀,百花的荣耀,比那些评头论足更让他心烦意乱、焦虑不安,哪怕超负荷的练习,也想要迫切地到一个,起码能撑起百花的高度。


    也许,他的压力不是来自于外界有多难的要求,而是来自于他自己,他下决心一定要达到的位置,甚至比别人对他的期待更高。

    和唐昊以为的不一样,他不是纯粹的被迫前行,不是真得太过于计较那些评价,而是心中有一股劲让他不愿服输。


    有时候,苦练不能补拙,但也许能激发出潜能,但至少能提升技术降低失误。

    有时候,模仿不是本意,但也许能尽可能接近,但至少能靠近他所需要达到。


    邹远知道,他曾仰望的地方,并非那么美好,一切荣光和目光都像有重量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而光辉万丈之下,前方道路却在炫目光晕中被迷雾遮挡,看不清坎坷荆芒,并没有人用路标给他指一个明确的方向。

    但是,一样要前进啊,哪怕只能摸索,只能彷徨。



    刊物轻轻躺在桌上,仲秋的凉风时不时地将它翻面。

    在某个并没那么醒目却也有一定分量的版面,有篇邹远也注意到过,翻了一翻,虽然没有心思细读评论,却也知道主角是他分外熟悉的人,所受的评论虽然远比他好,但也不是喜报。

    其中一位主角同样备受期待,但却是因为天赋,同样有了落差,但角度截然不同。另一位因为新旧接替,和邹远的处境有些相像,但所处位置和自身状态又截然不同。

    当然,主角现在的情绪并不会和邹远相仿。



    “今天小别生日,就出去吃吧?”邓复升站在门口征询着王杰希的意见,看似是在提议,但王杰希清楚对方其实早就有了安排。

    他这个副队长,普普通通,但笑容却有一种天然的让人亲近的感觉,人也是宽厚非常。大概是天性,王杰希有时候不那么擅长直接深入的心理疏导,更习惯于根据具体情况严肃冷静地指出问题,或者侧敲旁击地提点让对方自己领悟。

    而更平和的沟通问题,就交到了他内心深处也很感谢的这位副队身上。邓复升适合这个位置,哪怕外界再多评论说他只是运气好,王杰希也在心中深深明白对方的称职。


    “好。18岁是个大日子。”

    “他最近训练……”压着嗓子的邓复升没有把话说完,但是王杰希已经明白得透彻,了然地点点头。

    虽然他也并不是神,做不到每天都有足够多的精力投给每一个队员每一个细节。但刘小别,从上个赛季出道起便受到了足够的重视,近期的节奏问题却比以前更加频出,王杰希岂会注意不到呢?


    往训练室里看了半晌,王杰希走到刘小别面前,表情很自然:“竞技场,来吗?”

    刘小别心中想着事,听到这话徒然被吓了一跳,有些莫名,脸上满是诧异。直到听邓复升立马接过话茬,笑嘻嘻地说技术切磋也算生日礼物,才稍微缓和。


    第一局,刘小别全程绷着手速,王不留行却是开场压制,待到提速之时又被清扫浮空,扫把旋风飞刀剑直接被送下场。

    “你不习惯这么打。”

    刘小别咬咬牙:“再来。”

    第二局,实际手速一路飞飙,按照他自己的路线,而对面王杰希的手速却也开始相应提升……当技能表开始全部陷入冷却状态的时候刘小别一声不吭,开始了第三轮……


    刘小别动了动嘴,有点憋屈,但又不得不服气。更重要的是,他有些不明白,有些烦躁,为什么会这样。诚然,王杰希的技术他无话可说,但是刚刚的问题……为什么无论如何,总是把握不好。


    “把自己的武器用好。”


    自己的武器?

    刘小别有那么一瞬间脑抽了,盯着追魂看了很久。

    他一时没想明白,王杰希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武器是什么?”说话的时候,邓复升笑得带点狡黠,有点不像平时的他。

    “最厉害的武器?”刘小别思维停滞片刻,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双手。干净修长,指甲剪得平整,不像柳非她们女孩子的那么纤细,但也还算好看。职业选手赖以吃饭的除了脑子就是这双手了,账号卡可以换,但是有的天资却换不来。

    刘小别不语,但邓复升知道对方很明白:“你觉得你真得利用好了他吗,小别?”


    听了这话刘小别的表情变化很大,有点焦躁地揉了揉不长不短的头发——他又怎么不知道这个问题所在?上个赛季就认识到了,想得透彻,所以也有开始相应做出调整。他甚至有去提点袁柏清走出接手时的心理负担,可是——

    “可是,到底要怎么用?”蹙着的剑眉之下,双目紧锁在已生出小块红茧的腕边掌部——那是很多职业选手到最后都会留下的岁月刻痕,有些打得凶猛的,甚至更糟——邹远曾经在同期群里无意间遗憾过,如果他们队里曾经另一位核心,不是过度消耗留下了手伤,早早告别了联盟,张佳乐大概会比现在轻松不少。

    而这才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二年开头,加上训练营也不过三年不到的样子。不知为何他却总会心焦,也许是自己性格有些求快,还不够老成;也许是有些完美主义,看着时不时出现的掌控之外就忍受不了;也许是因为打法费手而这个职业短寿如流星,担心来不及闪耀很可能就已经堕入黑暗……“不自觉地加快手速,节奏就会失控;压下手速,又……”又既憋得慌,也发挥平常。

    他不气馁,但是偶尔会有难耐的躁动涌上思绪里,也会着急为什么还是不能调整得当。


    “刚刚说过了,手速不是你的屏障,是武器。”邓复升无奈地摇摇头,三岁一代沟,他和刘小别差不多是隔了俩了,虽然话题依旧是有的,但是思考交流起来也不是全无障碍。有点问题,不说明白,这些小年轻还真是不懂,“是武器,就不要放下,不要乱砍,要坚持住,拿好它,不然就成了双刃剑——好了,去换身衣服准备晚饭吧。生日呢,开心点!”


    “兄弟,要坚持住,那些媒体都是胡说八道!”KTV的光线昏暗,但仍看得出袁柏清脸红扑扑的,一副热血青年的样子。

    刘小别看着和自己咬耳朵的人,有点无语:“袁柏清,你喝矿泉水也能醉?”

    “啊?”

    “幽默感……你现在跟打了鸡血似的,我还当你醉了。”

    “是你自己笑话冷好不好?”袁柏清反应毕竟还是挺快,听了这话也没楞住,但刘小别一向是话比剑冷,他实在是get不到笑点,“等等,谁醉了?哥跟你讲正经的呢。” 

    “你比我小整整一个月,还‘哥’。”

    “但是比你还高两厘米,看着像你哥……

    “咱站起来比比?”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今天鞋子带内增高——还有你别歪重点!”


    刘小别无言以对,嘴锁得严实,懒得回话就静静地听对方讲——

    “我是说真的,那些人就爱危言耸听,一个劲瞎预言。”

    “你上次不跟我说队长的采访来着?后来我跑去搜了那天日报的电子刊,有个关于双核的评论,flag飞得那叫一个到处都是,笑得我不行。”说着他真得笑了,也没把flag举例举个完全,自己先捂起了肚子。

    “谈到队长的时候,说微草不容易给他找搭档,太飘了。我就问师父,为什么他们觉得队长不会变……师父说:改变最习惯的方式,哪有那么简单。”

    袁柏清脸上的笑容消失,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要是能不改,谁不想用舒服的方式打啊。”

    可他们是职业选手啊,不是玩玩而已。每天需要想的是怎样攻下强敌,而不是多玩几个开心开心。虽然他很骄傲能使用两张卡,但如果主要精力只放在研究他更拿手的牧师上,其实他会轻松很多,当然也能把通常的比赛应付自如。但是微草的战术需要的是双治疗,他会被选上也是因为有这个能力,他就应该把防风的不一般之处也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是袁柏清并不难过,他也不觉得他们队长会难过——能够胜利就是他们最大的追求和幸福,所以攻克难关再枯燥,也是最该最有动力做的事。


   袁柏清想到这,又自在地露出了有些大大咧咧的笑容,在刘小别肩膀上锤了一拳: “反正,成年快乐啦,恭喜你以后就要负完全刑事责任了!”

    “谢——谢——”这是什么祝福啊?刘小别疼得嘶哑咧嘴,但是顿了一下也报以一笑,“你后脚就一样了,哥们。”

    “嗯,好哥们,一起加油!”袁柏清却是毫不在意,要不是处女座总被其他十一星座骂,他巴不得今天就和刘小别一起成年了呢,“等等,等等!这首让我来!”

   “加油啊?”看着转过身跑去点歌的袁柏清,刘小别却又皱了皱眉, “如果能不改……”

    但是不能不改!这个念头他从未动摇过。

    只不过,就像副队说的那样,他的手速确实也不需要放弃。真得需要摒弃的,是难以抑制的过度爆发——但是,好难啊,关键时刻上来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就会利用这与生俱来的天赋,让剑光的凌冽错杂成惊人的乱影。

    双刃剑!

    没能利用好的武器就是双刃剑,但是问题是出在使用上的,是人控制剑不是剑控制人。武器本身不该被抛弃,亦不该被依赖。

    也许他是太习惯太依赖了,以至于现在的问题摆在他的眼前像是个ON/OFF的开关,而不像显示屏亮度的调节仪一样可以慢慢控制幅度。

    那如果,从头来过呢?

    这个有点疯狂的念头并没有持续很久,训练营的时光不是用来浪费的。

    他要调整,调整……每次多加一点要求,一步一个脚印,目标也许不远。


   话筒正好交到柳非手上,音响里传来被唱了半个世纪的老歌:

    “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坐在黄昏的沙滩上,一遍遍怀想,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

    身为微草麦霸的柳非平时唱的歌都节奏颇快,偶尔点一首舒缓的曲子歌喉依旧美好。歌词里尽是开心的事,但曲调却有点淡淡哀伤。毕竟童年,谁不怀念呢?他还好,没有离开过故乡,但是再怀念也是过去。更重要的是当下和未来,被回忆起来的时候不会后悔。


    “非姐唱得好!”刘小别这边带头鼓掌。

    袁柏清也开始起哄:“我们微草不但有妹子,还又能打又漂亮又会唱歌。”

    柳非白了他一眼:“贫嘴。”脸上却说不清的开心。


    那边肖云和周烨柏已经开始怂恿有点拘谨的高英杰来一首了。刘小别看着性格颇为内向的高英杰憋得一脸通红,有点好笑又心疼,顺便在心里胡思乱想着这个微草未来的接班人该怎么才能更有信心一点。

    “下首还是我来吧!”他开口解围,成功收获高英杰有点开心的感谢目光,“五月天的《干杯》!”


    “上次路过宿舍,听到英杰有哼过这首,一起唱吧。”队长出声突然,让刘小别有些不能理解,这个赛季开始后一直护着高英杰少上场不被为难的他,怎么会这个时候开口。王杰希的声调轻缓,但是高英杰却反而不好意思拒绝。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也许会,有一天,世界真的有终点,也要和你举起回忆酿的甜,和你再干一杯……”

    “……时间都停了,他们都回来了……怀念的人啊,等你的来到。”


    一曲终了,刘小别总算明白为什么队长会这么说了,平时不吭声的高英杰一吭声竟是出乎意料得好听。他听见高英杰轻声和他说:“生日快乐,希望朋友要是不会分离,都像现在就好了。”

    刘小别犹自发愣,而柳非已经忙不迭地点头夸了起来:“小杰你唱得挺好听的啊,刚刚干嘛那么害羞嘛!有点自信啊,是吧李济?”她推了推旁边的搭档,后者一口饮料还没咽下去,就无奈地叹了口气跟着附和。

    一直以来,就像这歌声一样,高英杰的能力和潜力都在,只是他从来没有去意识到这点,没沾沾自喜过,更把这些能力太当回事。唯有一次次胜利的证明,才能让他将来有信心地去接手这个战队吧?

    刘小别看了一眼他的队长,却发现对方在注视高英杰之余,发现了他的目光,冷静地对他点了点头——“为了微草”,每一件事队长其实都没有忽略,始终在坚持。譬如刚才的鼓励,譬如中午和他的单挑。也许这一切不容易,但王杰希的专注,像是乐在其中。


    你其实还远不够成熟啊,刘小别。他想。


    “你是觉得,你技术还不够成熟吗?”

    孙翔被抛来这样一个问题。

    而电话那头正是嘉世经理,崔立。


    话筒里的声音,语气温和,听了让人特别舒服,但是却让孙翔的心口震荡得厉害。

    就在刚刚,他被试探性地问了问,如果有一个核心的位置和顶级的账号卡在等待,他是否有信心转职拿下来。


    孙翔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有点懵,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回了一个“啊?”

    于是就听到了关于技术问题。


    “不不,我这不一下没反应过来吗?”

    他意识到了嘉世是在邀约,虽然还没想清楚,但还是急忙做出了回应,信心和技术恐怕是他现在最不缺乏的东西,哪怕对的是战法——就算最后没有答应下来,他也不能怂。

   “那你意下如何呢?”


    孙翔定神一想,联盟第一的神级账号卡,豪门核心,哪个都令他心驰神往——那会是能让他大干一番、施展才华舞台,而不是……但,他也不能给人当枪使对不对,挖转型选手界内不是完全没有过,但是论核心这可是头一遭:

    “不过,你们为什么找我啊?”


    “唉,这说来也难过,嘉世这几年的战绩你也看得见吧?其实实力是还在的,只是一个战队的核心,状态也非常重要……联盟成立七八年了,早期的选手一个个退役,叶秋恐怕也到了……

    “虽然训练营和联盟新鲜血液也不是没有,但是百花那边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吧?如果没有令人眼前一亮、有足够成绩和经验的选手,哪里能让粉丝弥补这个心理落差,重新抱有信心呢?

    “孙队你上个赛季挑破新人墙,带领越云打下的成绩,就是我们需要的那种会让他们信服的天才核心啊!而且偶然看到了你的战法表现,也是非常惊艳……”


    孙翔被一通夸有点美滋滋的,但也不是完全冲昏头脑,他在这一连串的解释中充分了解到了三点:一、叶秋实力下滑,早已褪去昔日荣耀第一人的光彩,嘉世现在确实是需要一个人来接手的。二、目前联盟中尚且没有实力超凡的战斗法师选手。三、他的实力,甚至战法的实力,嘉世都已经有过了解并认可了。

    而这三点,和他自己现在听到的各种声音,见到的各种数据,是吻合的。


    那去不去呢?

    去!

    为什么不去?


    他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知道的一切也都在吸引着他的斗志。

    未来的发展或者荣耀,自己的前途或者嘉世……他能想到的每一点似乎都在说:这个位置属于你,你也配得上它。

    

   “我去!”孙翔语气坚定又有些激动地说,过了几秒又觉得自己的回答太不矜持了,还因为网络用语会有“我靠”的歧义,于是用淡定非常的语气补充了一句,“我去嘉世。”


    两边稍微谈妥了一些事项就挂了电话,在QQ上谈起了一些详细的规划,崔立那边的细心和准备充分让孙翔甚至有些惊喜又满是干劲,不但和越云交接的事项有所考虑,连他生日那天交卡的细节都被想到了,完全不用孙翔费心。

    “就算你的生日礼物啦,可别看不上啊。”对方开着玩笑。

    “怎么会。”

    “呵呵,那我们可等着孙队带嘉世征战联盟啦。”

    “看我的吧!”


    征战联盟啊。

    孙翔突然想起来袁柏清当年给七期群起的名字,被点燃的豪情有些收不住头,一个脑热就切了过去,也没交代什么就自顾自说了起来。


孙翔

  • 哈哈哈哈哈哈哈

  • 称霸联盟的首杀我拿定了!

袁柏清

  • 孙翔你发疯了?

孙翔

  • 等着瞧吧!

  • 以后翔哥带你飞!!!


     然后孙翔高高兴兴地关了窗口就走了,留下一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同期排着队形发省略号。有些还没实现的事,虽然他觉得是定了下来他也不会提前透露。


王泽

  • ……

  • 其实……

  • 他说不定,还真没说谎呢


    嘉世从哪里看到孙翔战法的,这一点可能嘉世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但王泽却心知肚明——孙翔找同期PK的那些录像,正是他应要求提供的。

    当上面找到他的时候,他心中砰砰直跳,忐忑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想东想西想了挺多。

    而对方一开口,他就很快明白了过来——意在孙翔,而且是用战法的孙翔。

    战法,战法……队内的战法可不就只有他们的队长兼核心叶秋吗?


    同期可能不日就成为自己队长,这个念头王泽觉得有些疯狂又无奈。

    虽说新人板凳年是常事,但这个赛季,他也才刚刚够替补的位置。同期选手的闪耀有时让他有点睁不开眼来。哪怕作为嘉世的神枪,王泽的直接的竞争对手并不是他们,王泽也还是莫名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但是,说不定这个转变会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呢?王泽想。

    比起总是孤僻不合群,还爱没事找他们茬的叶秋,这个他还挺熟悉的、可能会来到的新队长显然更容易说话得多。并且他们打法也不一样,队内结构虽说不会大变,但还是有些潜在的机会的——这是他被要了孙翔视频后,向如今已经算得上是朋友的副队长询问后,讨论出的结果。


    带着一丝跃跃欲试地期待,王泽有点等不急12月的到来——

    也许会是自己焕发光彩的时刻吧!他兴奋地想着,表面还是压抑着,不动声色地插卡入机。



    10月3日,嘉世大门外一阵喧嚣,孙翔从窗台往下一望,连夜的白雪已被扫成雪堆,柏油路上尽是黑压压的哭泣不甘的粉丝。


    这么夸张?荣耀……不,前荣耀第一人的粉丝数目他不是没揣测过,但是见识到还是头一遭。

    看这些粉丝难过,孙翔还是挺同情他们的,尤其是知道这些人多半也是嘉世粉,以后会看着自己打比赛的人。但是想到自己的未来,孙翔的注意力就又转移到将来他的粉丝会如何身上了。

    荣耀不是炫耀?想到这个文字游戏孙翔就有点恼这个一叶之秋的前任,词语的褒贬他不会不知道,何况喜欢万众瞩目的肯定和喜欢玩游戏有什么冲突?自己的努力能够得到肯定多好。

    不过,叶秋也是挺可怜了,孙翔想起昨天他和崔立的对话,对叶秋的不爽减少了一些。万万没想到堂堂荣耀教科书会接济朋友到连违约金都交不起,而且一堆谜团。


    退役还真是令人感伤,而每个选手都会这么一天吧。

    但,这就是时代的交替。

    而他孙翔,要在未来面临这一切前,发光发亮!

评论 ( 22 )
热度 ( 140 )

© 吟白 | Powered by LOFTER